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把我掰弯了就得对我负责09-10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甜/架空

设定:前线钧×歌手恪

我诈尸而归,又有小半个月没更新……无敌了,我也不知道我都在干嘛(='_'=)没想到回家后的更新速度比备考的时候慢得多多多了……


09

王南钧的确把尹毓恪说“让你每天为我买早饭”的小玩笑当真了,起床洗涑完买好早饭就送去尹毓恪的房间。

只不过,尹毓恪打开门迎来的除了提着早饭的王南钧之外,还有他拖来的行李箱。

“你干嘛?”

“我没钱了,你收留收留我吧。”王南钧直接把行李箱推进房间,自己也一并溜进去,赶紧把门关上,生怕尹毓恪推他出去拒绝他。

“你……”

“你不能拒绝我!”

“为什么啊?”

“我没钱还不是因为你,我从北京跑到长沙来,为了追你投票狗现场,住酒店都快两个月了。现在我没钱了,你要是不收留我,也太无情无义了吧。”

“你……”话是没错,王南钧比赛这段时间,为尹毓恪烧的钱的确不少,“你的小金卡呢?”

“没钱了,我爸不给我打钱。”王南钧委屈巴巴地把自己微信钱包打开给他看余额,“你看,我就只剩500了。”

“那……那你这几天怎么办啊?我这就一张床。”尹毓恪想到昨天出去玩,他土豪一样全都主动刷卡,也的确花了他不少钱,心生歉意,“要不,我现在去给你订一间房。”

“诶!别啊,多破费啊,一张床没关系,一起睡嘛!”王南钧打开行李箱,赶紧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拿出来放在洗手台上,然后流氓样地靠在浴室的门口,扯住尹毓恪的衣摆一摇一摇地:“别赶我走嘛,反正比赛不到一礼拜就结束了。”

虽然比赛很快就要结束了,但是想到这几天要和他住一间房睡在一起,尹毓恪的内心还是忍不住别扭害羞:“你没钱昨天干嘛还拿你的小金卡给我买东西,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我把钱转给你吧。”作势就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要转账给他。

“别啊!”王南钧赶紧把他的手机抢过去,“买都买给你了,别转钱了,你收留我住几晚就好了嘛。”

“那你500块能坚持到比赛结束吗?”

“也许过几天我爸又给我钱了呢,没事啦。”看尹毓恪的样子估计是信了,王南钧无形的小尾巴翘上了天,摸摸他的头,安抚他让他别着急。

王南钧昨晚一回酒店就开始收拾行李,今天又起个大早去退房,怕尹毓恪会不相信,还把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里的钱全都转给Harry,就只留了500给自己。

KrystianWang:“我把钱先放你这儿,过几天记得给我啊。”

Harry:“你又作什么妖啊?”

KrystianWang:“我这是苦肉计,经营出我身上就剩500的样子,好让尹毓恪收留我,那样我俩就能住一间了。”

Harry:“他会信你的鬼话?”

KrystianWang:“怎么不信,他要真不信我就抱着他大腿哭着不走了。”

尹毓恪来不及揣测王南钧脑子里那些小九九,全当他真的因为追星穷困潦倒了,酒店的床还挺大的,容下两个人不是问题,也只能收留他了,“那……那你住这吧。”

欣喜不已的王南钧抱着尹毓恪对他的头发就是一阵狂揉,“可爱,你最好最好最好最好了。”

“好啦,”尹毓恪拿开他揉自己头发的手,“我等下还要去处理一些比赛的事情,你自己待着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玩。”说这话的王南钧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尹毓恪撒娇。

“我也不知道,把选的歌报备上去,然后还有一些别的事要处理。等我结束了打电话给你吧。”尹毓恪吃完早饭,拿着手机就要出门,“要不你出去走走吧,待酒店多无聊呐。”

“好,你忙完了记得告诉我。”

“OK~”

等尹毓恪出了门,王南钧拿出手机,得意地发了一个OK的手势给Harry。

Harry:???信了?

KrystianWang:当然!

Harry:!??所以你这是快要追到了?!今天晚上就可以同床共枕了?!

KrystianWang: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熊本熊式骄傲.jpg]

.


10.

把选好的歌报备上去后,准备重新编曲,又忙不迭地去拍总决赛的宣传照,零零碎碎的事情一大堆,忙起来根本顾及不来别的事儿,尹毓恪只好把手机放工作人员那儿给她保管。

等忙完了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从工作人员那儿拿来手机。

“小恪,刚刚有人打电话给你了。”

手机上显示着王南钧的未接来电,正想回拨过去,他就又打过来了,“忙完了吗?”

“刚刚结束,我这就回酒店了。”

“嗯,好。”

本来几个工作人员提议忙完一天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尹毓恪匆忙回绝,“我就不去了,我朋友在等我。”

一想到那人等了自己一天,尹毓恪就忍不住加快速度。刚走出来,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王南钧。

“不是说在酒店等我吗?”

“特别想你所以就来接你了。”王南钧说得真诚,语气里不见半分调戏之意。

“走吧走吧。”尹毓恪有点害羞,催促着王南钧去吃饭。

两人去了一家尹毓恪中意的餐馆,点了几个菜,尹毓恪硬是不准王南钧付钱:“下回你有钱了再说吧。”

餐桌上尹毓恪跟王南钧吐槽今天好忙,处理了好多事,又累又烦巴拉巴拉之类的。

“你这周彩排会很辛苦的吧,那么多首歌要准备。”

“不会啊,反正后面的歌也唱不了。”

“为什么?”

“因为我第三名啊,根本不会比到那么后面。”说完尹毓恪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想收回也来不及了,王南钧一五一十地听了个清:“你第三名?!为什么第三名啊?”

“哎呀,我又没和他们签约,第三名就第三名呗。”尹毓恪说得随意,好似第一名和第三名并无区别。

“凭什么啊!”王南钧满腹不甘心,“你你你……也不生气?”

“这有什么可生气啊。哎呀,你吃饭吧生气个什么劲儿,我都不在乎。”

“不行,我觉得这样委屈你了。”过早得知比赛结果的王南钧一脸生无可恋,好像得不到第一名的是他自己一样。

“这有什么可委屈的嘛。我还要去伯克利念书,拿第几名都没差!”

“可是……在我心中你就应该是第一名啊……”这饭王南钧吃得郁郁寡欢,并且着实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会因为屏幕那头偶像受委屈,伤心又伤肝。此刻明明那个被黑幕的人坐在对面吃得欢,自己却一个劲儿替他生气难过。

吃饭的地方离酒店不远,吃完后两个人索性走回去,全当饭后散步。王南钧搂着尹毓恪的肩膀,整个人粘在他身上,厚着脸皮向尹毓恪讨要精神损失费:“都怪你,弄得我现在心情这么不好,你得补偿我!”

尹毓恪扒下这块粘人的牛皮糖:“得了吧,是你自己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关我什么事。”

“哼!仗着有张可爱的脸,在这里说无情的话。”王南钧伸手轻轻掐起尹毓恪的脸颊,左右脸颊的肉被掐起来,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滑稽。

尹毓恪拿开他作怪的手:“收留你就不错了。”

果然,一想到要和尹毓恪睡一张床,王南钧的心情瞬间转晴,就差一路跳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尹毓恪拿着睡衣就去洗澡了,累了一天只想洗完澡安心睡个好觉。从浴室出来时尹毓恪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见王南钧大字状趴在床上:“你干嘛呀?”

王南钧被吓了一跳从床上弹起来,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刚刚其实在闻被子上尹毓恪的气味,只能赶快转移话题:“你头发怎么还是湿的,我来帮你吹干吧。”说着把尹毓恪拎到浴室吹头发。

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此刻面对面站着看着对方,王南钧的手轻轻地拨动着尹毓恪的头发,指腹轻轻触碰他的头皮,就像每次去理发店洗发小哥给自己洗头发一样,舒服地想睡觉。

“王南钧,我发现你有当洗头小哥的天赋。”

“我还有搓澡的天赋,你要不要来体验一下。”

尹毓恪没回话,眼神飘向别处,害羞地笑了一下,王南钧瞬间被他的笑容蛊惑,胆突然肥了,关上吹风机,掀起尹毓恪的刘海,快速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并且丝毫不低调地发出了“啵”的一声。

“你!……”尹毓恪害羞又气愤地往王南钧腰上推了一把,力气不大,撒娇似的。

王南钧还没来得及再调戏一下他的小可爱,急切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两人间暧昧的气氛,尹毓恪丢给他一个白眼,就走去开门。

“小恪,打你电话怎么不接,等下你要直播,你可别忘了吧?”找来的是工作人员。

“直播?!”尹毓恪不喜欢直播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忙了一天后根本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快去准备一下吧……这是?”工作人员指着闻声探个头出来的王南钧问。

“啊!我朋友。好啦好啦,我现在准备,你回去吧,别管我了。”尹毓恪催促着工作人员离开,关上门,“你干嘛出来啊。”

“这有什么的?难道他们还规定你不能和粉丝走太近?”

“没这回事,他们凭什么管我。”尹毓恪研究着等下要直播的APP,“你快洗澡吧,我直播一下。”

规定要直播一小时,本来就不喜欢直播,加上现在又困的尹毓恪,这下子更加没兴致了。基本上是在直播发呆放空了。

直播过半,王南钧也洗完澡了,裸着上半身走出来,根本没意识到尹毓恪正在直播,“我帮你把衣服一起放洗衣机里洗了吧。”

尹毓恪突然一惊,转过去让他别说话,结果一看到他上半身迷人的肌肉线条和湿湿的金发就被帅得哑口无言,简直像一只刚刚洗完澡的小狮子,尹毓恪红着两个耳朵朝他把食指比在嘴唇上。

然而他的反应全被镜头捕捉到了,直播那边的歌迷纷纷刷屏“恪恪居然害羞了,耳朵都红啦!”“看见什么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男的?”、“旁边是谁?”……全都被尹毓恪故意无视了。

尹毓恪坐在直播镜头前一动不动、话也不说,傻子似的,见王南钧站在一旁看他直播,还没有穿上上衣的打算,红着耳朵红着脸用嘴形跟他说:“穿衣服。”

王南钧指了指房间那边地上打开的行李箱,示意自己拿衣服得走过去。

尹毓恪无奈,对直播说了句“等一下啊”,就去王南钧的行李箱里找了件T恤递给他。

这还能不好奇?显然旁边有个人,却又不让人知道究竟是谁,公屏上大片的粉丝刷屏问旁边是谁,尹毓恪全当瞎了一样忽略它们。

王南钧老老实实站在旁边点进直播间,按照以往的流程,开始给他刷礼物,为了表示自己真的穷,还特地挑便宜的礼物送。

尹毓恪看到直播间王南钧刷的礼物,忍不住想骂他,无奈现在正在直播,这人口口声声说没钱却又在这里刷礼物,“刷礼物的我要拉黑了!”这句话虽是面对直播镜头说的,实则是在对身旁的王南钧说。

王南钧只好不刷礼物了,就故意跟着其他粉丝一起发弹幕逗他:“恪恪啊!旁边是谁啊?”、“怎么听见了男孩子的声音,那人谁啊?”……尹毓恪简直想碾死这个站在自己旁边装白痴的人,“我旁边站了个傻子!”

好不容易熬完一个小时,尹毓恪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播了些什么,一关直播间,尹毓恪就对王南钧一阵疯狂拍打:“你不是说没钱了嘛!还送礼物,你是不是骗我?”

“我、我是真没钱,没骗你啊!送礼物我不也都送一些便宜的小星星小荧光棒嘛,都是上次直播充的钱没用完的。”

“那都是骗人的,就你还充钱,傻不傻啊你。”

“我这不是在追你嘛。”在尹毓恪认识他本人之前,王南钧为了让尹毓恪眼熟自己的ID,只能靠直播多送礼物、比赛多投票来刷存在感了,并且他还从中get了为喜欢的人花钱的快感,一时还改不了了。

见尹毓恪没回应自己,自顾自地爬上了床,王南钧也脱了衣服和短裤打算迎接第一次和爱豆同床共枕的夜晚。

“你干嘛呢?”尹毓恪见他脱衣服吓了一跳,自己根本就抵抗不了他的身材,多看一眼脸颊都会红上好几个度。

“不是一起睡觉吗?”

“那你脱什么啊?”

“裸睡比较舒服嘛。”

尹毓恪红着脸赶紧拦住王南钧要脱内裤的手:“你你你敢脱就就就出去!”

“好吧,那我不脱了。我跟你说个小秘密,我小名叫裸裸,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比较亲密。”

“不可能的。”

“那你想怎么叫我?来吧,多亲密我都受得住的。”

“小王八。”

“……”

尹毓恪觉得自己一和王南钧在一起就变得特别容易害羞,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红着脸红着耳朵鸵鸟一样钻进了被子里面。

“可爱,先别睡啊。”王南钧才不信他能马上睡着,直接骑到尹毓恪身上,把被子往下拉,两只手力道不重地又掐又揉尹毓恪红红的脸颊,“别害羞嘛!难得一起睡个觉。”

“嗷嗷嗷!”尹毓恪像只害羞的兔子一样,一边蹬着腿一边用两只手不停地拍打王南钧,睡衣凌乱得正好——露出他性感的锁骨。

王南钧瞬间逃跑一样从尹毓恪身上下来,躺在他旁边也不闹他了,“呃……聊、聊天吧。”那个视角看尹毓恪真是太引人犯罪了,王南钧觉得自己再不下来一定会做一些过分的事情。虽然这样的氛围两个人盖着被子干聊天实在是太怂了,但是王南钧还是坚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理念,不能太着急了……还是先聊个天吧。

“你怎么考上伯克利的呀。”

“就这样考上的呗。”

“我也要去考,那明年就可以和你当同学了。”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想做吗?”

“我还想包养你。”

“……”



“你平时都干嘛啊?我是说你平时不追星,都干嘛啊?”

“你可别说的我多喜欢追星似的。我也就只这样追过你而已,别人都没享受过这待遇。”

“你毕业了吗?”

“刚刚从美国的高中毕业,回中国前参加了一个美国的选秀,过阵子我就要去美国集训了。”

“?!这么厉害!”

“到时候会以组合形式出道,怎么样,你要不要来当我的粉丝,我让你当后援会会长。”

“不要!”

“口是心非。”

……

喜欢的人就躺在旁边,一时之间冷却不下来的两个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凌晨,直到尹毓恪困得上下眼皮都要贴一块了,才说:“我困了,不聊了。”

“那睡吧,晚安。”

“嗯,晚安,小王八。”

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