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The greatest thing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阿钧麻麻视角(除后两小段)

下午看到阿恪在阿钧的微博下评论“生日快乐”,然后阿钧麻麻在阿恪的评论下回复他:“爱你宝贝”。天哪,太感人了,居然叫阿恪宝贝!!阿钧麻麻一定也超级喜欢阿恪的吧!眼含热泪匆忙赶出一篇,可惜还是没有赶上生日当天,迟到一个多小时的生日贺文(*꒦ິ⌓꒦ີ)

别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本取名废实在想不出什么文艺的文章名,就把今天单曲循环一整天LadyGaga的《Greatest》,里面某半句歌词弄上来了orz


01.

车子停在旅客出口外的马路边,我百无聊赖看着陆陆续续出来的旅客,有的上了机场大巴有的上了出租车,等了一会儿才看见南钧拖着行李箱走出来,还没走近就对着这边挥手。

把行李在后备箱放好上了车,“妈,超想你啊!”

“辛苦吧,又瘦了,回去给你做好吃的。”比赛好几个月都没见面,只能每个星期五看直播里的他,或者时不时视频联系,一肚子的话想说又不知道从哪一句说起,“比赛有趣吧。”

“挺有意思的,学到了不少。”

“我和你爸那天还在吐槽,怎么把你给淘汰了,明明那么好听的歌,唱的也不错。”

“没事啦,反正我原本都打算下场退赛了,淘汰了也正好。”

“也是,小比赛,以后机会更多舞台更大。”

“妈,我打个电话。”

“嗯。”

“我到了。”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一通话,能让南钧的语气温柔好几个度。“我妈来接我了,正在回去路上。”、“你别难过了啦,我听了你唱吧的歌,唱给我的?”、“又不是见不到了,我去美国待一阵子就回来。”、“你好好比赛,别担心这些。”……


02.

说不上有什么质的变化,但是比赛回来后的南钧的确比之前开朗不少。

他从小喜欢音乐、玩乐团,我和他爸爸都不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南钧性格越来越冷,一个人在房间里听歌可以听一整天,明明以前那么爱笑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总是一脸冷漠不爱笑了。

在美国念高中时,也不爱与别人交流,朋友也不多,我俩经常因为他孤僻的性格担心他,现在看他比赛后稍微变得明朗起来,也安心不少。

“比赛认识了不少朋友吧。”

“嗯。”

“我看你直播里,总是提起尹毓恪,他和你关系很好啊!”

“当然啦。”说到底南钧还是个小孩,一提起好朋友语气都变得明亮了不少,笑容也藏不住了,“soulmate,我们俩关系最好了。”

“尹毓恪的歌我们也都听了,的确不错啊,声音也好听。”

“当然好听啦,尹毓恪他今年还考上伯克利了,超棒的,唱什么歌都好听。”

“下回带他来家里玩吧。让爸妈也认识一下。”

“好!等比赛结束他来北京,我一定带他来。”



03.

明明南钧之前一直是个能打字就不发语音的人,最近打电话次数却越来越多,好几次还对着微信聊天框傻笑个不停,问起来又什么都不说。有一次快凌晨十二点了,我路过他房间门口,听见了他和别人说话的声音,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也许是在长沙比赛期间,遇见了喜欢的女孩子谈恋爱了吧。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和他聊起,“南钧,是谈恋爱了吗?”

“啊?妈妈,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看你最近一直在打电话,连性格都开朗一些了。”

他支支吾吾地承认:“嗯,是在谈恋爱。”

“没事啦,妈妈又不是什么老顽固,有喜欢的人挺好的,对方一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啊?可爱是很可爱啦……”

“是长沙人吗?”

“不是,他……他黑龙江的。”

“挺远的嘛,能在长沙认识那也挺有缘的,有没有照片?妈妈想看一下。”

“照片有是有……下次再看吧,现在他肯定不好意思的啦。”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迟早都要见面的嘛。”

“哎呀,下次吧下次吧。”明明就只是看个照片而已,却一直扭扭捏捏的,见他不愿意,我也就不强求了。“那好吧,下回带回家介绍给妈妈认识一下吧。”

“嗯,好。”

之后南钧开始准备去美国的相关事宜,其他时间还是每天都在打电话聊微信,有次坐在他旁边瞥到他的微信聊天框,对方的备注是:恪。

恪?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他的那个好朋友尹毓恪,还是说他女朋友名字里也碰巧有“恪”字?应该是尹毓恪吧,我也全当是他们朋友之间关系好,话题多共鸣多,有聊不完的天。



04.

之前南钧在美国参加某选秀脱颖而出,这次要去趟好莱坞,作为中国代表加入某青少年组合,好莱坞之行就是为出道做准备。

看他在房间准备行李,我也想去搭把手,“有什么是妈妈能帮忙的吗?”

“没事,我就去大概一个多礼拜的样子,行李不多。”话未说完就接到了快递的电话,“妈,我快递来了,出去一趟。”

南钧出去得匆忙,手机也没有带,解锁的状态就放在桌上。我们平时对他都是绝对的信任,根本就没有翻过他的手机,但是这次我鬼使神差地没忍住,想看看他的那个小女朋友,究竟什么样。

翻开他的手机相册,可是根本就没有一张女孩子的照片,更不要提和女孩子的合照了。多的是尹毓恪的照片,这相册越翻,我的心越忐忑。相册里面还有好多亲密的合照,甚至有一张是南钧和别人接吻的照片,而这些照片里面的另一个人全都是尹毓恪。

我的心跳得极快,内心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所以,南钧说他“女朋友”是黑龙江的,让他给我看看照片他也百般拒绝,聊天框的备注是“恪”,一起打电话到凌晨……这一切的背后,那个和他谈恋爱的不是别人,而是尹毓恪!

我退出相册,把他的手机放回去原处,努力克制住想要质问他的冲动。南钧拿着快递回来也许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妈妈,你怎么了?”

“没,你忙吧,我还有事。”

对于同性恋我并不歧视,我尊重所有人对于爱人的选择,但是当这一切出现在自己儿子身上时,让我瞬间接受,这又怎么可能是件容易的事呢。

送南钧去了美国后,我一个人思考了很久,这件事对我的刺激还是太大了。我忍不住和他爸爸说起,还把照片给他看了。

丈夫一开始也非常惊讶,但是并没有我那么难以接受:“没事,孩子有他自己的选择,尊重他吧。”

“我知道,可是我……唉!”

“也许,尹毓恪那小孩也有他的迷人之处吧,不然我们南钧也不会那么喜欢他。”

我开始尝试着去网上多了解一下尹毓恪,不仅仅是听他的歌,还去多看看他的直播他的采访。

了解越多,渐渐的,我也感受到了一些尹毓恪有趣之处,看南钧淘汰之前尹毓恪的每次直播和采访,他们俩的互动,隔着屏幕我都可以感受到他们关系有多好。网络上还有很多他们的CP粉,我也会去看一看她们都在说什么。

南钧在美国每天都有大量的训练任务,隔几天我们也会聊一聊,我总是忍不住问起他的恋人:“你和他还在一起吗?”

“我们经常联系,关系挺好的。”

“嗯……”



05.

南钧从美国回来了,尹毓恪参加的选秀比赛也结束了,得了季军。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南钧一直在给尹毓恪抱不平:“他明明就应该是冠军的!”

或许我还没有完全接受,他每次提起尹毓恪,我的内心都是五味杂陈。

南钧一吃完饭放下筷子就要出去,不用问都知道又是去找尹毓恪,我语气变得很差:“怎么一回来就只知道出去!”

“啊?”南钧明显也被吓到了,“妈妈,我……”

话一出口,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对他:“唉,算了吧,没事,你出去吧,妈妈今天只是心情不太好罢了。”

晚饭南钧也没有回来,打电话来说是和尹毓恪在外面吃,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我叫住了他:“南钧,尹毓恪来北京了吗?”

“嗯,来了。”

“那明天你带他来家里做客吧。”我想要见见真实的尹毓恪,迫切地想要感受一下,这个男孩子的魅力所在。

“好!我现在就去告诉他!”看得出来因为我邀请尹毓恪来家里做客,南钧他有多开心。




06.

第二天我提前两个小时就开始准备午餐,尹毓恪来的时候我还有两个菜没炒。

“妈!爸!尹毓恪来了。”

“叔叔好,阿姨好!”尹毓恪有些拘束和紧张,却也主动走到厨房来要给我帮忙。

“没事,马上就好了,你去客厅坐着吧。”

吃饭的时候尹毓恪也不主动挑起话题,都是我们问他一些问题,他再认认真真地回答我们,声音细细的,比屏幕上看起来还要可爱,乖得不得了。南钧一直给他夹菜,他很害羞,小声地对南钧说:“别夹了,你自己吃吧。”

“我妈妈做的菜特好吃,你多吃点。”

吃完饭南钧带他去看自己宝贝的收藏品,从小到大的照片,还说起小时候的趣事……两人之间笑声不断。

轻易可见,在他面前的南钧是开心的,南钧眼神里语气里的温柔是前所未有的——是爱情,那种开心和幸福,是只有和尹毓恪在一起产生的爱情,才能带给他的。

看着他们嬉笑的背影,我想,我已经可以接受了。仅凭他们彼此眼中那份纯粹的爱情,我都应该全力去支持他们。



07.

十月份的时候是小恪的生日,南钧说要去一趟哈尔滨,给他一份惊喜。我送他到机场,下车前从后座拿出一个礼物盒,“这是我和你爸爸一起送给小恪的礼物,帮我们给他吧。”

“啊!谢谢妈妈,尹毓恪知道肯定会开心到疯掉的。”

“谁让你喜欢他呢,而且我和你爸爸也都很喜欢他。”

“妈,你……”

“南钧,虽然你一直没说,但是我和你爸爸还是知道了你和小恪的关系。”

“妈妈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喜欢就认真地在一起吧,我们都能接受。看得出来,你们相爱,小恪也是个很好的孩子,记得要好好对人家啊。”

“妈!谢谢你!”



08.

王南钧生日那天,尹毓恪买了最早一班的机票,从上海赶回北京打算给他庆生。下飞机等行李无聊时,拿着手机翻微博粉丝的评论,却在一大堆粉丝的评论中看见了王南钧妈妈给自己的评论:“爱你宝贝。”

尹毓恪直接叫出了声,吓到了一旁的小助理和其他等行李的旅客,立马兴奋地打电话给南钧:“啊啊啊!南钧,你妈妈、你妈妈……评论我了,她她她还叫我宝贝!!”

“不止呢,我妈妈还和我说,她早就把你当做她另一个儿子了。”

“呜……”尹毓恪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傻瓜,别哭了。”就算是隔着手机,尹毓恪细微的呜咽声还是被王南钧捕捉住了。

“我才没有哭,我是太……太开心了啦。”

“快回来吧,我妈说她好久都没有见到你想你了。”

“嗯,我马上就到。”



09.

只要是真爱,不管是哪一种形式的,全都值得被祝福。

FIN.
迟到的:阿钧,18岁,おめでとう!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