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把我掰弯了就得对我负责07-08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甜/架空

设定:前线钧×歌手恪

最近放假了,在家当一只盐分十足的咸鱼,这几天WPS都没有打开过……
我有罪,我忏悔(*꒦ິ⌓꒦ີ)
(哭着跑走ಥ≜ಥ)

.

07

新的一天开始于下午。

王南钧匆忙爬起床洗涑打扮,看着镜子里顶着黑眼圈和一头金发帅气依旧的自己,心里想着现在的尹毓恪会不会也因为熬夜有了黑眼圈,要是化妆师问起来了他要怎么说呢。

昨天两人加了微信之后,晚上聊天,原本十点就互道晚安让对方早点睡觉——一个明天要比赛一个明天要狗现场,但偏偏聊到了凌晨三点多聊天框才安静下来,还都有些意犹未尽。音乐、电影、美食,以及一些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笑话……通通是他们熬夜聊天的话题。中途王南钧几欲想要跑到楼下去敲门找尹毓恪,但是一想到第二天还有比赛就不忍心打扰他休息了。

如果之前王南钧对尹毓恪的爱是八十分的话,那么经过了仅仅一晚的熬夜热聊之后,他对尹毓恪的爱已经翻倍了。

就仅音乐方面,他推荐一首歌给尹毓恪,尹毓恪再推荐一首歌给他,两个人这样可以推上两小时,而且每首歌对方都很喜欢。

王南钧由衷感谢发明网络发明手机发明微信的人们,快速增进了他和尹毓恪之间的感情。他从未遇见与自己如此合得来的可人儿,简直就是soulmate一般的存在,是上天派来与自己分享耳机、丰富自己生命的尹小天使。

结束聊天后,王南钧一阵子冷却不下来自己火热的心,把和尹毓恪的聊天记录一张一张截屏下来,在手机里特地建了个新相册存起它们,来来回回品味了几番。睡着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

醒来已是下午,上回和小A约好狗现场,现在已经在私信上催促了。王南钧在酒店收拾好后就直奔比赛场馆,等在门口的小A一见到王南钧就迷妹状疯狂夸:“天哪!K大,金发也太帅气了吧。你上台都可以直接去比赛了!”

闷骚如王南钧,内心的得意绝不能透露半分,“没尹毓恪帅。”就势坐在场馆门口的台阶上默默拿出外带的M记吃了起来,还忍不住拿出手机骚扰一下尹毓恪。

这厢尹毓恪正在后台吃饭,心里默默练习着晚上的曲目,微信上就收到了王南钧的消息。

KrystianWang:[蹲在地上吃M记.jpg]

KrystianWang:可爱,你在干嘛?

尹毓恪都可以想象他现在的委屈状,也随手拍了一张自己正在吃的东西发了过去。

KrystianWang:可爱,等下上场记得多看看我的镜头!

一番可爱恪:看我心情[微笑]

KrystianWang:别吃撑了,小心待会儿唱歌打嗝。

一番可爱恪:滚[再见]我是你偶像,偶像是从来都不打嗝的[微笑]

王南钧顺手截个屏,咽下最后一口汉堡,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

.
比赛直播开始前,尹毓恪在后台又练习了两遍曲目,确定好造型没有出错,才渐渐安心下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只是比最初登上舞台时要从容多了。

尹毓恪其实并不那么在乎名次,对他来说更加值得在乎的是专业性音乐性的东西,与站上舞台尽情唱歌相比,分数和名次都是太过虚无的东西。因此在五强选手中心态也是难得的好。

等粉丝全部进场后,五强也都就位——被升降台升上了舞台,尹毓恪一站上舞台就不由得望向台下,五强的粉丝各占不少,全都举着各家的灯牌手幅,还有不少举着单反的粉丝,因为是直播场的比赛,场内拍照是被允许的。

不用多久,尹毓恪就找到了台下的王南钧——显眼的金发太容易在一片黑发中脱颖而出了。旁边的粉丝全都在疯狂地喊自己的名字,就他一个人只举着单反,灯牌手幅都没举,还在和旁边的女孩子讲话,因为现场很吵的缘故,两人说话靠得很近。

尹毓恪心里突如其来地一阵不爽,居然拍得这么不认真还想我看你镜头!?

“K大,高清图就靠你的了!”

“OK!我刚刚和他聊天,说让他多看看我的镜头的。”

“聊天?进展这么快?就要到微信了?”

“嘚!”王南钧一脸骄傲,巴不得告诉全场的安瑞克,虽然我们大家都是安瑞克,但是我昨天和尹毓恪聊天到凌晨了。

小A欲哭无泪,算是又一次看透了这个看脸的世界,有一副好皮囊勾搭偶像都变得容易不少。

然而,舞台上的尹毓恪自发现哪怕自己站在舞台上,王南钧仍然在台下和其他女孩子相谈甚欢后,就打算全程不看他镜头了。要好好地气一气他。

今天的比赛是五进三,尹毓恪第二个出场,只唱了一首歌就晋级了,接下来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舞台旁听歌发呆,台下的安瑞克们纷纷表示没听够要让他待定。

“他怎么了?怎么都不看我一眼?”

“会不会是恪恪没有找到你啊?”

“他瞎啊?”王南钧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心中郁结。

直到比赛接近尾声,尹毓恪才“大方”地瞪了王南钧一眼,可把王南钧给委屈坏了,几度怀疑昨天晚上,在微信上和自己聊天的不是他本人。

王南钧想马上去找尹毓恪问问他怎么了,但是一想到他还有赛后采访要应付,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酒店了。 自我纠结一会儿,还是打算腆着个脸混进后台。

所以当尹毓恪正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看见金发的王南钧出现在各路记者之中,惊讶得说话都结巴,王南钧还一脸兴奋地向他挥手打招呼。

采访结束后尹毓恪赶紧王南钧领到一旁,“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我是来采访的记者,出来忘记带工作证了。”

“他们信了?”

“Of course!”

“……”尹毓恪内心不禁开始怀疑真的会有人信他这种鬼话吗?

“我来陪你一起回酒店。”

“你先出去吧,我还要换衣服,等下工作人员发现你小心去微博上挂你。”

“工作人员凭什么挂我,我进来又不是看他们的。”

“快出去吧!”尹毓恪推着他的肩膀往外走。

“那我在外面等你啊。”

“随便你!”

王南钧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好便当和热巧克力后,坐在场馆门口的台阶上,把单反里的图片导出来,在手机上随意地修了一下,就发了微博。百无聊赖,又玩了好几盘跳一跳,尹毓恪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你怎么没回去啊。”

“我等你一起啊。”王南钧把手上的塑料袋递给他,“给你买了宵夜。”

“哦。走吧。”

“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谁说我心情不好,我开心着呢。”

“那你怎么在台上都不看我。”

“你谁啊?干嘛看你?”

“明明之前还说得好好的,给我拍几张正脸。”王南钧像一只委屈的小哈巴狗,眼神哀怨地看着尹毓恪。

“你不是和别的女孩子聊得欢嘛。我看你干什么?”

“啊?我……我没啊。”只言片语中,王南钧这才悟到这人怕是吃醋了。“你……吃醋啊?”

“怎么可能!”这语气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自己的爱豆竟然因为自己吃醋,王南钧瞬间整个人都乐开了花:“人家是你歌迷耶。而且今天现场还来了好多男歌迷,全在喊你的名字,我才要吃醋的好吧。”王南钧用肩膀轻轻撞一下尹毓恪,撒娇一样:“别生气了嘛,昂~明天带你出去玩,我请你吃肉。”

吃货恪无法抵抗“好吃的肉”的诱惑,别别扭扭地答应了王南钧:“那……那可以哦。”

.

08

王南钧兴奋了整整一个晚上,他早就想约尹毓恪出去玩了,现在心里的如意小算盘终于要实现了,他把这次出去玩当做他和尹毓恪的约会,早上九点就准备好了,下楼去尹毓恪房间敲门。

敲了好一阵子尹毓恪才来开门,刚刚睡醒的尹毓恪真的无敌可爱——穿了套蓝色的睡衣,领子处还有一个哆啦A梦的小铃铛,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见是王南钧就开始埋怨:“你有病啊~这么早。”本来音色就特殊,加上没有睡醒又似乎是在对王南钧撒娇,声音软糯糯的,王南钧听了就想抱住他揉一揉。

秉持着“想做就去做”的观念,王南钧一把尹毓恪抱住,用力地把他的头发揉地更乱,像一个鸡窝:“小公鸡,我找你来玩。”

“我想睡觉。”尹毓恪挣脱他,转身就爬上了床,“还没睡饱。”

王南钧抓起他的脚开始饶他脚底的痒痒,“来,给你提提神。”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神……神……神经病啊!”尹毓恪又气又笑,眼泪都给笑出来了,王南钧一松开手,尹毓恪就是对他傲娇一踢,“你完蛋了!这就是你对待偶像的态度吗?”

尹毓恪没多大力,一脚踢过来也不疼,王南钧抓住他的脚:“别睡了,起来吧。我两点才睡,七点就起来了,我都不困。”

尹毓恪被他这么一闹睡意已经消了大半,但他整个人还是弯着虾仁状:“不要,这么早去哪啊,商铺都没开门呢。”

“去吃早饭嘛。”

“不想动,你去买吧。附近有M记,给你一个帮偶像买早饭的机会,开心吗?”

“好勒!”王南钧屁颠屁颠地就跑下楼去买早饭,M记里人不多,一会儿就买好了,回来尹毓恪也洗涑完毕了。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一边吃早饭,一边得意地说:“奖励你以后都可以为我买早饭!”这人明显地恃宠而骄,偏偏王南钧还小鸡啄米状乐呵呵地点头答应。

“我刚刚去了趟打印店,送你个东西。”递给他一张A4纸。

“什么啊?”打开看发现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把尹毓恪逗得笑到差点被小油条呛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吗?把我的身份证复印件送给你。”

真是糟糕透的浪漫,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悟来的小招数,尹毓恪有点害羞地避开他“喜欢吗?”的问题不答:“你叫王南钧啊?居然比我小,叫哥哥。”

“年下多刺激啊!”

“什么?”

“前几天特地为了你学来的耽美词汇,意思就是我们这样。”

“哪样?”

“攻比受年纪小。”

“滚吧你!”尹毓恪心中的害羞小精灵一个劲儿往外窜,害怕被王南钧发现自己害羞了,只能借着要换衣服的时机溜走了。

尹毓恪的身上总是存在许多反差萌,比如镜头前舞台上仙气满满的一个人,私下却毛毛躁躁不爱洗头;明明看起来可爱乖巧,房间里面却乱得像刚刚进来了一只二哈一样……这些巨大的反差萌出现在尹毓恪的身上,全都让王南钧无力抵抗。

尹毓恪在沙发上一堆不知道是没洗还是洗了没折的衣服里面找了好一会儿,对王南钧说:“转过去别看。”

“你换嘛,都是男孩子害什么羞。”这话没毛病,尹毓恪背对着王南钧开始脱睡衣,178cm的人骨架却小小的,分明的蝴蝶骨让人想要咬一口,手腕细得不用一只手掌就可以抓住,就像个还没发育的初中生一样。尹毓恪穿好短袖要脱睡裤换上背带裤,但是身后王南钧的目光一直在都没有离开过他,尹毓恪微微转身看到他的眼神,内心害怕下一秒王南钧是要上了自己还是杀了自己?

紧张的尹毓恪还装出一副自在的样子,实则他的全身都在害羞,散发着高热,用最快的速度,脱下睡裤换上背带裤,穿好后才舒了一口气。

目睹尹毓恪换衣服全程后,王南钧觉得此刻的自己不太好,这样的尹毓恪让他恨不得把内心的邪恶的想法变成现实,想摸摸他,亲亲他,做情侣会做的事情。但是他怕尹毓恪会被他吓到,只能暂时委屈自己一下了。

准备好出门已经快十一点了,两人打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火锅店,因为是周末,又临近饭点,人还不少,找了一个比较偏的位置坐下。王南钧把菜单递给尹毓恪:“想吃什么大胆地点。”

“你请我吃吗?”

“当然!想吃多少都可以!”

尹毓恪也没跟他客气,真的点了一大堆。又让王南钧去拿酱料:“多弄点辣椒来。”王南钧无奈,感叹自己选的爱豆,跪着也要宠下去啊。

火锅上了桌,尹毓恪喜欢吃肉,王南钧先帮他把肉涮好,放他碗里,“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弄好。”

“你自己也吃吧,别管我了。”

王南钧吃了两口,见旁边的一盘虾,又忍不住开始剥起了虾皮,把虾仁全都放在一个小碗里,剥了好一小碗涮好后才放在尹毓恪面前:“吃吧!”

此刻尹毓恪的内心,被好吃的虾仁和体贴的王南钧感动地几欲哭出来:“你真好!~”

吃东西的尹毓恪两颊鼓鼓的,就像一只小仓鼠,把王南钧可爱得要晕过去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吃火锅用了两小时,尹毓恪明明瘦瘦小小一只,食量却惊人得很。走出火锅店王南钧还不想这么快结束难得的约会,提议要带尹毓恪去买衣服:“走,让我包养你。”

王南钧抑制不住能够当面为喜欢的人花钱的愉悦,突然燃起一股土豪之魂,看见什么东西都要问尹毓恪:“喜欢吗?买给你。”

“哎呀!不喜欢不喜欢,烦死了死土豪。”尹毓恪受不了他突然变得乡霸一样,闹着脾气把他推开。

“好啦好啦,不说了,别推开我嘛。”王南钧笑嘻嘻地抓住他的手腕。两个人就在购物中心旁若无人地打闹,也不管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逛完男装区,成果颇多,王南钧用他的小金卡疯狂为尹毓恪买单,并且声称:“为喜欢的人花钱是非常幸福的。”

正打算离开购物中心的时候,路过无意中看到的娃娃机,突然勾起了尹毓恪的少女心,驻足想要试一把。然而他们两个人操作娃娃机都不上手,夹好半天也夹不到一个,又不服气,花了将近100个币才好不容易才夹出一只布朗熊和可妮兔。

王南钧把可妮兔给尹毓恪:“小兔子给你。”

“不要,我要布朗熊。”

“可妮多可爱,像你啊。”

“布朗熊攻一些。”

王南钧想,也许自己可以把这理解为,尹毓恪已经开始接受自己喜欢自己了吧。笑得傻兮兮,拿着可妮兔往尹毓恪手上的布朗熊脸上一贴:“亲你一个。”

王南钧发现尹毓恪很容易害羞,但是即便害羞了也不忘维持他的傲娇,就好比现在,明明被可妮兔“亲”了一下害羞了,还是硬要拿布朗熊的脚去打一下王南钧手上可妮的脸:“踩死你!”

两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已经完全不像是偶像与粉丝,更像两个感情暧昧的男孩子,就像情侣一样,但是两人都乐在其中。

王南钧是喜欢尹毓恪的,他特地从北京跑到长沙来,不就是因为内心对尹毓恪的喜爱太过浓烈,他巴不得两人的距离可以再近一些,马上成为情侣。

而尹毓恪,对眼前这个男粉的感情,已经变得与起初越来越不一样。已经不再是那个“私信上用爱骚扰自己的陌生歌迷”,或者是王南钧已经和其他所有歌迷都变得不同了。

王南钧对他的喜欢,对他的好,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和他聊天带来的快乐,也是独一份,与别人聊天时所感受不到的。王南钧甚至可以轻易地让他害羞吃醋,勾起他内心所有的情愫。更不用说,他那张好看的让人无法讨厌的皮囊,尹毓恪不得不承认,这人长得真的太好看了。

尹毓恪心想:完了,我可能真的要喜欢上他了!

.
吃完晚饭后王南钧还想带尹毓恪再去逛逛看看电影。

“明天还要去选歌彩排,我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啊~那好吧。”

两人打车回酒店,车上王南钧把下巴靠在尹毓恪的肩膀上,厚着脸皮问尹毓恪:“可爱,你是不是已经快要喜欢上我了?”

回以王南钧的是尹毓恪害羞的微笑和暧昧的沉默,但是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开心。

出租车的电台里正在放着歌,那句歌词描绘着此刻王南钧的内心:

总有一天换你为我疯狂。

TBC.

另外,最近在红豆上发现一个有趣的对话小说的功能,超级有趣,说不定下回可以弄个番外出来。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