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A Survey

网瘾CP/甜/双向暗恋/现实向

王南钧×尹毓恪

真主不发糖只能靠脑洞过日子了-`д´-可恶!
.

.

“就知道你们俩又待在一块儿。”工作人员小黄找到正在沙发上聊天的尹毓恪和王南钧。两人分享一副耳机的左右,似乎在讨论某首歌的编曲或是在聊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坐得很近,笑的时候看向对方,让旁人觉得他们不是朋友是恋人。

“来,填一下这份调查表。”小黄拿来两份A4纸大小的问卷调查表给他俩。

尹毓恪接过,随意一扫题目:“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非写不可吗?”

“没办法,粉丝们就想知道这些嘛,你和王南钧别讨论了,快填吧,就剩你俩没填了。待会儿我来拿。”

尹毓恪撅着嘴,一脸不情愿:“哎呀,这种问题有什么好问的啊!这么少女。”

“填吧。我们快点填完,待会儿好出去玩。”王南钧摸了摸尹毓恪的头,“好好写字啊,待会儿你粉丝又得嫌你的字难看了。”

“哼!就难看!”

正拿着笔打算开始写,两人坐得近,近得已经手臂贴着手臂了,王南钧的右手手肘正压在了尹毓恪的调查表上。

“南钧你坐过去一点。”

“我不。”王南钧的右手手肘不但没有拿开,反倒更靠近尹毓恪一点。

“?!你脑子又抽了啊!”

“你快写嘛。”嘴角噙着笑,这人分明是故意的。

“你坐太近,手压着我的了,我怎么写嘛。”尹毓恪伸手到王南钧胳肢窝处饶他痒痒,“手拿开!”

王南钧被饶得发笑,抓住尹毓恪的手,“我要告诉工作人员,尹毓恪总是打扰我不让我填。”

“不要脸!明明是你不让我填。”

两人打打闹闹好一会儿,居然连名字都没有填好。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工作人员好一顿心累:“你们别调情啦,快写。”

“谁和他调情啦。”尹毓恪撅着嘴,拍开王南钧抓着他的手,“不要烦我。”

王南钧也不闹他了,揉了揉他的头发,提笔认真开始写起了调查表。

>>>>>>>>>>>>>

☞喜欢的季节?

王南钧:夏天

今年立夏已过的五月末,王南钧刚从纽约回国,第一次来到星城长沙。那也是他人生中和尹毓恪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早在晋级300强的时候王南钧就从工作人员的聊天中认识尹毓恪了。那个18岁考上伯克利、声音特殊又好听、长得又乖又可爱的小男孩。伯克利是王南钧非常中意的一所大学,因这让他对那个别人口中的尹毓恪充满了好奇。

90强的淘汰赛中,王南钧第一次看见那个唱《十二楼》的男孩,比他之前想象中的还要让人惊艳。直到30强的时候,王南钧才找到机会去和他搭讪聊天,认真地叫他的名字:“尹毓恪。”

一开始聊天的时候,多以王南钧说话为主,尹毓恪大多都是沉默地听他说或者短暂地回一两句。来到新环境带给尹毓恪巨大的不适,对于周围人都怀有一种戒备的心理。

王南钧本身也不是个热情的人,更多的时候,他对人都是冷漠为多。但是在尹毓恪这里,他几乎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百分百的热情了。

去和他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和他聊自己的规划,分享美国有趣的事情,约他一起吃饭,一起试音,讲一些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笑话……甚至在他面前可以笑得不是自己。

于是,在王南钧的热情下,他们马上熟络起来,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什么都可以聊什么都聊得来,尹毓恪也变得比刚开始话多了许多。在旁人看来他们是成天黏在一起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但是王南钧深知,自己是喜欢尹毓恪的。不是简单地喜欢他的声音、他的音乐或是他的性格而已,他喜欢的是尹毓恪这整个人。无论是他活泼可爱的样子,还是他任性蛮横的样子,都喜欢得不得了。

他反复和外界说:尹毓恪是他的soulmate。是soulmate!不是friend、也不是brother。

soulmate,这个词的分量太重了,有几个人的一生可以遇见soulmate。可是就在这短短一两个月里,他就可以确定尹毓恪是他的soulmate,因为他很确定,那是爱情,不是友情。

关于他所喜爱的夏天,大概是因为在这个夏天喜欢上了一个叫做尹毓恪的男孩子,所以所有的夏天都因为这份喜欢变得特殊了。

>>>>>>>>>>>>>>

☞你喜欢的食物?

王南钧:螺蛳粉

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某一家螺蛳粉店相当有名。经洪雨雷的推荐,王南钧吃完一次就上瘾了一样,恨不得天天去吃。

某日晚饭,王南钧死乞白赖地拉着尹毓恪又来了林科大吃螺蛳粉,尹毓恪是受不了螺蛳粉这味儿的,就看着王南钧吃,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感觉你在吃屎。”尹毓恪笑起来甜得不得了,活一个小可爱,一张嘴却又说出这么不可爱的话。但是王南钧就是抵抗不了尹毓恪这巨大的反差萌。

“你要不要来一口,真的好吃。”夹起一口螺蛳粉作势要喂尹毓恪。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尹毓恪这一句说得大声,引来别桌的目光。只能死瞪着王南钧,表示心里的不爽。

王南钧太喜欢尹毓恪这被惹炸毛的样子,忍不住地故意调戏他:“怎么这么凶,一点都不可爱。”

“还不快吃!我走啦!”尹毓恪红着耳尖发脾气的样子,不仅不可怕,反倒更加可爱了。王南钧笑眯了两只眼:“别,我这就吃完了。”

等王南钧吃完,看时间还早两人就开始逛起了林科大。操场上有夜跑的学生,散步的小情侣以及弹吉他的少年,好一幅幅青春画面。两人坐在林科大操场的草地上聊起了天。

“你今年还去伯克利吗?”

“来不及了,签证什么的都没有办好。和那边的人联系了,推迟到明年入学。”

“那好啊!我也要考伯克利,明年和你一起去!”王南钧搂着尹毓恪,说得激动。“没去过美国吧,来,到时候哥哥带你飞。”

“还哥哥?不要脸。”尹毓恪用手指弹了一下王南钧的额头,自己却笑得没眼。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租房子住一起!还可以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浪~”

这样的情景尹毓恪怎么可能会不期待:“那…一言为定,你好好考啊,考不上你可就完蛋了!”

“考不上我就去伯克利当保安,或者去伯克利校门口卖螺蛳粉,天天缠着你。”

“傻逼!绝交吧!”

王南钧念叨了一晚上关于两人去美国后生活的向往情景,恨不得直接别比赛了,现在就收拾行李两人私奔美国了。

尹毓恪一边嘴上嫌他烦,一边心中也期待着两个人真的一起去伯克利念大学、在美国生活的日子。心情好到忍不住哼起了歌。

“你在唱什么?”

“into you.”

“into什么?”

“into you.”反应过来尹毓恪才觉脸上一热,看向那人,却发现对方正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猫咪。尹毓恪见自己被这人调戏了,气呼呼地拍他,王南钧被打了也不躲开,笑得更灿烂了:“我也喜欢这歌,下回有机会的话,我们一起合唱这首吧。”

“可、可以哦…”尹毓恪心想还好不是白天,不然自己绯红的脸颊要是被这人看见了,让这人尾巴可又得翘到天上去了。

就算看不见绯红的脸颊,尹毓恪的害羞还是偷偷跑出来让王南钧知道了。不然这伶牙俐齿的小魔王怎么会低着头说话还结巴呢。

>>>>>>>>>>>>>>>>>>

☞推荐一些长沙的景点给粉丝。

王南钧:橘子洲的烟花

关于橘子洲,它给人最初的印象除了《沁园春·长沙》,应该就是那里的烟火了。王南钧以前就听说长沙橘子洲的烟火非常好看,除了节假日和各种博览会开幕,每个周六它们都定时定点震动星城。

王南钧暗自查好路线、规划好时间,甚至还悄悄问洪雨雷相关事宜。然后才去约尹毓恪:“我们这周六去看橘子洲的烟火吧。”王南钧害怕尹毓恪下一句会是“叫上洪雨雷和杨梓鑫一起吧”,于是立马补上一句:“就我们俩!”

尹毓恪眼睛里闪过一丝小得意,被他的傲娇快速地隐藏下去:“好啊。”

烟火20:30开始,只放20分钟。王南钧为了不错过那短暂的浪漫,周六这天早早地就完成快男里的任务,提早好几个小时把尹毓恪带出来。

“八点半才开始呢,这天都没黑就出来干嘛呀!”夏天的长沙白天出来玩可不是什么浪漫的事情,逼近40度的燥热天气让尹毓恪非常不开心。

“早点去嘛,要是路上堵车什么的错过了怎么办呀。我们去吃个晚饭就不早了嘛,昂~”

“烦!都热死啦!”尹毓恪的小脾气一上来,噘着嘴一个劲儿不开心。

“不热~不热~”王南钧用手当扇子给尹毓恪扇风。

两人叫了滴滴上了车,有了空调,尹毓恪的脾气稍微下去了些。王南钧分一只耳机给尹毓恪,然后顺理成章的以不让耳机松掉为借口,坐得和他很近,手臂贴着手臂,膝盖碰在一起。明明根本不需要坐这么近,耳机也不会掉,后排座位对于两个人来说也是宽敞的。但是王南钧甚至觉得这样还不够近,想搂着他抱着他才好。

“好听吗?”王南钧把下巴放在尹毓恪的肩膀上,在他耳旁说道。

“重死了,别靠在我肩膀上。”其实不重,只是尹毓恪受不了王南钧的呼吸就在他耳边,太暧昧了,再不移开他就要脸红了。

“那给你靠我的肩膀。”王南钧从他肩膀上移开,把尹毓恪的头轻轻搂过来,“你不重。”

尹毓恪任他动作去也不移开,就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神投向别处,手指玩着手指。

遇上红灯,司机停下来,用带点长沙口音的普通话和他们聊天打趣:“你们不是长沙人吧。”

“嗯。不是。”

“等下是要去看橘子洲的烟火吧,那里晚上的确很适合情侣约会。”

王南钧通过反光镜对司机一笑,就像在说:是哦,我们是情侣,我们是去约会的。

“什么啊……”尹毓恪有点害羞,却没有抬头。

王南钧心中开心,在路人眼里他们现在就像情侣一样。但他也害怕尹毓恪等下就会开口去解释他们并不是情侣,可幸的是他并没有说什么。王南钧用只有尹毓恪可以听到的声音对他说:“要去约会了哦。”

“……”尹毓恪用头轻轻撞了一下王南钧的肩膀,像是在埋怨他居然敢调戏自己,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眼里全是笑意。

车子到达湘江旁,六点多,夏半年的北半球天黑得晚,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空气里还是炎热。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有空调的店子进去吃晚饭,点了几个尹毓恪喜欢吃的菜,王南钧吃两口就要给尹毓恪夹两筷子菜,以至于尹毓恪一吃完碗里的菜,王南钧又夹来了,他自己根本不用伸筷子夹菜。

尹毓恪几度怀疑自己遇上王南钧之后是不是要成为半个生活废了,不论是剥山竹、穿鞋子、系鞋带、夹菜还是(用洗衣机)洗衣服、晾衣服,全都由王南钧这个老妈子替他做了。王南钧不仅没有半句怨言,还乐意得不得了。

“你自己吃吧,别夹了。”

“你不喜欢吃吗?”

“我的意思是说,我自己夹啦。”

“不!我帮你夹!”说着王南钧又多夹了两筷子菜过去。尹毓恪哭笑不得觉得这人简直有病,但是心里又忍不住开心。尹毓恪迅速地夹一块肉丢王南钧的碗里:“呐,奖励你的。”然后迅速低下头开始扒饭,才不要让他看见自己在偷笑呢!

两人吃完饭天也黑了,登上杜甫江阁已经有不少等待烟花的游客,叽叽喳喳地各聊各的,一样的是大家都在期待着烟火。王南钧害怕两人因为人多走散,趁机牵起尹毓恪的手,拖着他穿过其他游客,站在了靠近围栏的观赏位置。从这里可以看见橘子洲和流淌的湘江,不过尹毓恪恐高,颤颤巍巍不敢靠栏杆太近,王南钧借机把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20:30的时候,烟火按时绽放。尹毓恪像个小孩一样一脸兴奋看着天空中的烟花,因为放烟花的原因,尹毓恪不得不抬高声音在王南钧耳边对他说:“真好看啊!”

其实王南钧并不在意烟花好不好看,现在他的眼里全都是尹毓恪了,王南钧看向他的眼里,此刻亮晶晶的倒映着烟花,尹毓恪注意到他在看自己:“你干嘛不看烟花啊!”

“我在看!”我在看你眼里的烟花啊。

尹毓恪把王南钧的头扭过去:“你不专心!”

王南钧看着这漫空绽放的烟花,觉得不能只这么干站着白看啊。搂过尹毓恪的肩膀,背对着烟花,王南钧拿出手机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快速地亲了一口尹毓恪的脸颊。反应过来后尹毓恪楞楞地转头看向王南钧,那人却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烟花结束,两人从杜甫江阁上下来,散步在湘江沿江风光带,谁都没有提刚刚的亲吻。不知道为什么今夜湘江旁的夜风格外让人陶醉,王南钧停下来问他:“你喜欢橘子洲的烟花吗?”

“喜欢。”

“那我们下次再来吧。”

“好。”

>>>>>>>>>>>>>>>>>>

☞裸睡吗?

王南钧:裸睡

比赛初两人进了不同的召唤师战队,住在营区的时候,宿舍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就算宿舍不一样,王南钧也经常跑来尹毓恪的宿舍,坐他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日常。比赛到了后半段,选手们都开始可以住酒店了,王南钧挤开了其他想和尹毓恪住一间的人,死命要到了和尹毓恪一个房间。

南钧洗完澡就围着浴巾出来了,尹毓恪正穿着他的蓝色睡衣,躺在床上看<哆啦A梦>。时不时被剧情逗笑,好一副傻白甜的样子,乖得不得了。南钧也是脑子一热,明明酒店房间有两张床,却偏偏要走到尹毓恪的床边,说:“我们一起睡。”

“啊?”尹毓恪取下耳机,没听清刚刚的话。抬起头,一脸无知天真的样子。

“一起睡。”

“…不是还有一张嘛…干嘛要挤一张…”

南钧不管他的意见,扒了自己的浴巾就往尹毓恪的被子里钻。吓得尹毓恪赶紧一扭头。

“!!!你他妈?!!居然…居然…睡觉不穿衣服,你下去!你下去!”

“上次采访你不说听见了吗?我睡觉喜欢裸睡,我小名还叫裸裸呢~”

“你穿衣服!不穿衣服别睡我床上!”

“别啊,这么害羞。”王南钧无奈手脚并用抱着尹毓恪。

“那那那,那我睡那床去了!”尹毓恪这细胳膊细腿根本就挣不开。

“不准!一起睡!”

“那你穿衣服!”

几经权衡,王南钧决定礼貌性穿一下胖次,“好了吧,穿裤子啦。”看尹毓恪脸上的潮红还未消退,王南钧心情好得一比。故意像无赖一样抱着他问,“恪恪的脸怎么这么红。”

尹毓恪心里对王南钧一阵怒骂,你这小王羔子我为什么脸红你能不知道?居然反过来还在这里装傻!?

“别抱我,睡觉啦!”王南钧不但不听,反倒抱得更紧,“不,再抱一下。就一下下。”然后看着尹毓恪绯红的脸颊和耳朵,心情越发得好。

王南钧钟情于一切和尹毓恪有关的暧昧动作。两个人只要在一起,王南钧就非得搂着尹毓恪、靠着尹毓恪才好,不和尹毓恪有一点肢体接触的话王南钧就不舒服。尹毓恪有采访或者直播,他就一定会在附近走来走去,然后有意故意刻意地要出个镜、说个话。有人采访自己的时候,他也非得有意故意刻意地提起尹毓恪。

他想他应该是中了尹毓恪的毒,一种要时时刻刻念叨着尹毓恪、想着尹毓恪的毒。现在的他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尹毓恪才好。

—————

工作人员小黄收到两人的调查表后,冷眼地看着最后三道题的答案(・_・;)

>>>>>>>>>>>>>>

喜欢什么样的人?

王南钧:聊得来的,可爱傲娇的

尹毓恪:灵魂契合的

>>>>>>>>>>>>>>>>

☞快男里面玩得最好的是谁?

王南钧:尹毓恪

尹毓恪:王南钧

>>>>>>>>>>>>>>>

为什么和他玩的最好?

王南钧:因为和他聊得来,他可爱还傲娇
٩(♡ε♡ )۶

尹毓恪: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烦!٩(๑`^´๑)۶

小黄:滚!(一脚踢翻这盆大碗狗粮…)

FIN.

调查表的问题应该有更多的,但是我懒得写了…(耶,打不到我~)o(≧∇≦o)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