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今年是五月天成军的二十周年,我喜欢五月天也已经有十年多了。
真的很奇妙啊,我这种喜新厌旧的人,唯独对五月天是真的一直狂热疯狂得不得了。十年,很多日子都是五月天陪伴过来的。从以前破烂的MP3到现在的手机音乐播放APP,听的都是他们的歌。
因为贫穷的原因,今年只看了三场演唱会(因为开学第一天的缘故所以没能看SR的庆生趴我真的很想死…),上海的五场真的恨不得都去,但是…太穷,只去人生无限公司打卡两次。
今天比前天还要冷,我觉得我拿荧光棒的手指头都要冻断了。心疼舞台上表演的叔叔们,但是真的太爱他们,所以我们还是非常自私地在喊“加班”。
每次看到唱<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结束时阿信跪在舞台上,我就哭成神经病一样。我的天呐!我的神明爸爸,也被这人间所扰。
另外,我真的很想很想听<生命有一种绝对>,每次重温天空之城的live,一听生命有一种绝对,就哭得死去活来。但是没有唱,没事啦,12.6为我的神明叔叔&哥哥&爸爸——阿信庆生唱生日歌。12.8也提前为石头唱生日歌。很知足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次看叔叔们了,今年也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回南京好好学习准备考试吧。
等明年,再为叔叔们花钱啊!
明天去SRC打卡给我阿信爸爸送钱哈哈哈。
真的!能为五月天花钱,真的很开心。能和五月天活在一个时代,是我一生的荣幸。
我的经验:尖叫时用鼻腔和头腔(?)发音,声音非常响亮。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