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结弦

どうかどら焼きが食べられますように🙏

南君遇恪【下】


古风/网瘾/南君(钧)遇(毓)恪

人间小皇子南钧×天界小猫仙毓恪

05.

听说那青楼弹古琴的尹公子最近脾气变得可暴躁了,不但不出场弹琴了,竟开始整天没完没了地吃起了东西,虽说尹公子平时就是个吃货,但是这样一天到晚胡吃海喝个不停倒是头一遭。说是心情不好吃东西泄愤,尤其那山竹吃得最多:“这山竹长得像傻子,得吃!”

老鸨在那好说歹说他也不出场,爱慕他的客人们一个个都在抱怨个没完。“各位公子、各位公子,尹公子这几天心情不适不愿出场弹琴,尹公子的性子又犟,说什么都不听。各位公子别着急啊,过几天这尹公子一定出场、一定出场。”老鸨心里好生着急。

毓恪在这头更是不开心,馋猫属性暴露一不开心就开始吃吃吃。尤其一想到有个人居然亲了自己摸了自己就这么走了,说什么第二天就来,这么多日过去了都不见他人影,虽然他并不想承认自己现在挺想那人的。

好吧,就是挺想的。

这几天脑子里全是那人的模样,和叫自己“小神仙”、“恪儿”的温柔声音。越想越气,都要委屈哭了。这一天两天的都不见那人踪影,弹什么琴,不弹了!

南钧在皇宫里也是过得极不开心了,自那日回宫后就一直被催着处理娶妻之事:“见你对那些男宠女宠都不理不睬,你这可是加冠已过,也该立个皇妃了啊。”母上找了好几家名门望族的女儿给他挑选,可南钧哪里有心情讨论娶妻之事,心里脑里全都想着那弹琴的小神仙,那日一别,说是第二天去找他,却这么多日都没去,也不知过得如何,那小神仙若是生气了可怎么办呀。

娶妻之事南钧硬是抵死不从,各种方法用尽,躺在床上说自己病了,再提娶妻之事自己可就要被气得活不过今夜了。可把皇上和葵妃给着急了,南钧向他们坦白,自己已有心爱的人了,不过那人在宫外,这么多日见不着他,自己也不想再活下去了。说着说着南钧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听到南钧这冷面的孩子,竟会为了见不着喜欢的人不想活,便都答应他暂时不提娶妻之事,允了他去宫外找喜欢的人了。

南钧闻言“病”也好了,“泪”也不流了。立即吩咐御膳房多做几样好吃的,给自己带出宫。南钧知道那小神仙爱吃,这么多日不见必是生气了,得多带点好吃的去陪陪罪才好。

南钧去到那青楼直接找到老鸨问:“尹公子人呢?”

老鸨见是南钧,语气埋怨道:“自公子你上回见了尹公子后,尹公子就一连好几日不出来弹琴,脾气可差了。成天胡吃海喝的,精神也萎…靡不振,公子你可是哪里惹到了尹公子不成?”

南钧闻言,想必这下子小神仙生大气了,催促着让老鸨带他去找尹公子。

南钧找到毓恪时,桌前的菜盘酒壶都已一空,毓恪本就是个不善酒的人,现下微醉的他衣衫不整地趴在桌上,脸颊红红,眼角还泛着泪光,嘴里还断续念叨着:“王南钧王八蛋。”

南钧哭笑不得,走过去抱住趴在桌上的毓恪,语气温柔:“小神仙~恪儿~”

毓恪突然被人抱入怀中,睁开眼就看到这日思夜想又爱又恨的人,竟有一丝鼻酸,眼角泛红,却还是嘴硬说不出好听的话:“你!你这傻子!我以为你死了呢!”

“小神仙,不气了,都是我的错,怪我失约了。”南钧用手抚上他的额头,想要抚平他皱起的眉。虽然看他着生气委屈模样有些心疼,但是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小神仙太在乎自己才会这样,南钧心中万分欣喜,眉眼间都是温柔。

“哼!”

“小神仙,这几天我在宫中被烦心事缠住了脱不开身,今天一能出宫就来找你了。”握着他的手亲了亲,“对不起了小神仙,我这几天都有好好地想你。恪儿,你有想我吗?”这样的话说出来南钧觉得自己真是肉麻,可是他这几日对毓恪的想念已经溢满了,不说几句难解思念之苦。

“想。”

“啊?”

“我说!”这人真是烦死了!“我想你啊~”

南钧幸福到要晕过去了,像个傻子笑得合不拢嘴,把毓恪搂过来亲了又亲。“我也好想好想你啊小神仙。”

“全是口水恶心死了。”毓恪任他抱着语气傲娇地骂他,脸上却是藏也藏不住地幸福笑容。

06.

尹公子已不似前几天那般惆怅,愉悦多了。

但这心情愉悦的尹公子却已寻不到人影了,带着古琴离开青楼,老鸨劝也劝不住,好几篮子山竹和几大盘东坡肉也止不住他要走的脚步。

那宫中皇子竟也一天到晚不见踪影。不过偶尔一次在宫中对着山竹笑得花痴,把宫女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家皇子被什么鬼怪附体了。那冷面的皇子,竟笑成了个叉烧包!

两个人成天黏在一起,挥霍时光,毓恪偷偷施法把古琴随身带着和南钧四处玩去了。即便旁人觉得无趣的东西,这两个人看到了都可以一起笑老半天,更不用说这两个人只要在一起,生活到处都是趣味,南钧那冷面的样子可早就不见了。南钧和毓恪说你知不知道我在遇见你之前不爱笑,毓恪一个白眼过去:“骗谁呢你!”

毓恪不食人间烟火,南钧也在皇宫被好生养了二十年,两人走哪都觉得新鲜有趣。整天嬉嬉闹闹。致力要把那京城的美食铺子都吃遍,南钧尤爱那螺狮粉,毓恪每次都嫌臭,南钧一吃就走得老远,不想闻南钧身上的味儿。南钧又委屈又难过:“还说要和我长相厮守,我不过吃一碗螺狮粉小神仙你就不理我了!”南钧一脸无赖抱着毓恪撒娇让他陪自己吃螺狮粉。

猫咪的嗅觉听觉都强于人,螺狮粉那味儿闻着毓恪心情都不好了。“你要是硬要吃螺狮粉,那我就不准你亲我了。”

“…………螺狮粉真难吃!”堂堂皇子就是这么没有原则。

这日夜里,两人出来散步游玩,京城的夜晚比往日还要热闹几分。“南钧,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热闹。”那些牵手的情侣尤为多。

“今天七月初七啊!”南钧紧了紧牵着毓恪的手,“这可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节。”

毓恪这才想起,人间的确是有七夕这一节日。在天界的时候也的确常常看见月老给凡人牵红线,不知道南钧和自己的红线是不是牵在一起的,倘若不是的话,剪了重新绑上也得是一起的。毓恪不禁,被自己任性的想法给逗笑。想着以前听说人间那些相恋的人都会变得傻乎乎的,而自己遇见南钧之后,好像也变傻了。不过竟然也心甘情愿,这下子总算是明白世间恋人的心情了。

两人路过一家青楼,门口招客的女子一见南钧,就不知羞地就把自己的手帕塞给他:“公子可真是好生俊俏……”

毓恪看到了老大不开心,气呼呼甩了南钧就要一个人往前走,南钧赶忙拉住毓恪的手,把手帕还给那姑娘说:“这可不行啊姑娘,我家小娘子生气了,我待会儿还得去哄。”便走开了,留下那姑娘一人好生尴尬。

“人家姑娘可喜欢你了,你怎么就拂了人家的意啊。”这小神仙明明吃醋到不行,却还要傲娇地说这种故作大度的话。可是南钧就是喜欢他这股傲娇劲儿:“我喜欢的可只有小神仙你一个人。”说着就要搂住毓恪,却被一把推开,“别靠这么近,一身胭脂味儿,臭死了。”

这醋劲儿还挺大。

两人路过一家小摊,南钧被孔明灯吸引住了。“公子,买两个孔明灯吧,好向天上的神仙求个愿。”小摊贩一见南钧就给他推荐起来。

不过毓恪是不相信这些的,毕竟他在天界这么多年,就没收到过什么人间的孔明灯,也没见过哪个神仙会去管这些凡人的愿望。不过,南钧倒是挺有兴趣,买了两个孔明灯,牵着毓恪就要去河边放。

“这玩意儿能有什么破用啊!”

“我的恪儿你这可也太不浪漫了吧。”

毓恪无奈地笑笑只好陪他一起信了。“那你要许什么愿望啊。”

“我要许个愿和恪儿永远在一起……”看着南钧一脸认真地说着和自己有关地愿望,毓恪心里却难过得很,明知南钧是凡人,生老病死对于凡人来说不过是常事,而自己,在这永生之道中已上千年了。两人在一起本就注定无法长相厮守了。又想到下凡时与北斗星君约好不动真情,现在不仅动了真情染了一身七情六欲,还早已是不想回天界了。

“那恪儿呢?恪儿的愿望是什么?你的将来,有我吗?”南钧问得小心翼翼,这认真的样子,更是让毓恪悲从中来,低着头不做回答。南钧抚上他的脸却触到一片湿润才知这人竟哭了。

“怎么了?恪儿,不要哭了。要是不想说就算了。”南钧赶忙擦了他脸上的泪,但是这泪水却控制不住越流越凶。

毓恪抱住南钧,把脸埋在他胸口处无可奈何:“你这蠢驴!”我的未来,怎么会没有你呢,全都是你啊。

是夜,两人租了一搜小船泛于城南的京河之上,第一次与对方聊起了自己之前的人生——那是对方所缺席的人生。包括,毓恪第一次与南钧分享自己在天界度过的上千年。

“南钧,我在天界待了上千年,可是那上千年都不及和你在人间的一两个月开心有趣。”

猫咪怕水,南钧把毓恪紧紧抱在怀里。河面上的风清冷,毓恪施了道法术,让风吹不到两人。“都怪你,让我有这么多的七情六欲,可把我给烦死了。”

两人整宿都未合眼,聊了一宿,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南钧抱紧毓恪,:“恪儿,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要缠着你,谁反对,你也甩不掉我了。”遇见你之前的年岁我讨厌笑,后来我才发现啊,大概我所有的笑容,都是准备好要全部留给你的吧。

07.

但是怎么可能瞒得住北斗星君呢。

自毓恪下凡来,北斗星君就一直关注着毓恪的行踪,心里生怕这小猫在凡间会受委屈,打算毓恪要是被人欺负了,随时下凡为毓恪抱不平。却不料这高冷的小猫仙,下凡不久就爱上了一个凡人。

北斗星君心里可是五味杂陈,一边心里悄悄记恨这王南钧,想着自己抱着撸了上千年的小猫咪,居然一下凡就被这人给迷住了。但是,又的确看得出这小猫仙是真的喜欢那皇子。

每次北斗星君下凡来看毓恪,都看到那两人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嬉笑打闹,看见星君也不遮掩什么,毓恪脸上的笑容也是真真实实的,一想到这人让现在的毓恪如此开怀,北斗星君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南钧一看见北斗星君来找毓恪,就厚着脸皮跟着毓恪一起叫他“星君!星君!”。比叫自己父皇还要积极,北斗星君每次都是回以白眼,但是也不明确拒绝。

“星君,南钧他对我真的很好。你看他天天都剥这么多山竹给我吃。星君你不要不理他啊。”毓恪拿着一盘剥好的山竹给星君。

“恪儿,我是怕要是哪天,他变心喜欢上别人,伤了你的心,那可怎么办呢。”

“不会的,南钧他人那么好,才不会喜欢上别人。”毓恪一听到星君那些话,就低着头噘起嘴一副委屈的模样。

“星君,我定不会让伤恪儿的心,以后恪儿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星君你放心,除了恪儿,这辈子其他人我都不会喜欢的。”一旁偷听的南钧站出来说。

星君摇了摇头,心中无奈。手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给了毓恪,“这是上回太上老君给我的,放我这也没有什么用,给你吧。”语气毫无在乎地说罢,便走开了。

毓恪一看就知道,那是太上老君炼的仙丹,可使凡人长生不老,星君把它给毓恪意味再明显不过,算是成全两人了。

两人对星君感激不尽,抱在一起流出了幸福的泪,打算着两人以后要一起去天涯海角流浪。而此刻北斗星君也在云端流着这被两人甜虐的泪。

北斗星君:想谈恋爱。。。。。。

Fin.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