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结弦

どうかどら焼きが食べられますように🙏

南君遇恪【中】


古风/网瘾/南君(钧)遇(毓)恪

人间小皇子南钧×天界小猫仙毓恪

Thx for your grandpa.
别屏蔽我了,别屏蔽我了,别屏蔽我了。
这真的只是一汪清泉。

04.

老鸨领他上了楼便离开了。而此刻这南钧小皇子正提着一篮子山竹,站在毓恪厢房门口。房门未上锁,虚掩着,好似这厢房主人正在等待着谁,站在门口能闻到从房里飘来的熏香味,让人心旷神怡,着实与那些楼下的女子不同,南钧心里对这琴师的爱慕更是多了几分。不敢冒昧推门而入,南钧叩门道:“小神仙!在下王南钧,今日特带了些山竹……”山竹一词刚出口,门便突然被一股无形地力量打开了,南钧不禁在心中谢过老鸨千万遍。

“进来吧!”

一听见毓恪的声音,南钧整个人都酥了大半,提着山竹的手一抖。与宫中那些女子装模作样出来的娇滴滴声音不同,又不同一般男子。就仅凭这空灵温柔的声音,就要让人心里一软。

南钧走进厢房。厢房够大,左侧巨大屏风挡着,此刻毓恪正在屏风后的大木桶里泡着澡,热气弥漫还散发着一股玫瑰味儿,那上等熏香的气味也让人无比放松心怡。

“尹公子,冒犯了,小的有幸在楼下见到小神仙你弹琴的模样,太过迷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所以特地给你带了些山竹来……”南钧在屏风外说着。

毓恪本就是个馋猫,在天界时就爱吃,北斗星君又宠他,就没有吃不到的。这来人间快半年了,倒是发现了几样人间美味,这山竹就是其一,只是这山竹产于南方沿海,京城距产地路途遥远,不易买到。毓恪听见山竹二字,泡澡的心情都快没了,隔着屏风对南钧说:“帮我剥一下,我这就出来!”

南钧吃过的山竹倒是不少,就是没有剥过这山竹,平时都是仆人们剥好给他吃。现在让他剥倒着实困住了他。

毓恪简单把身子擦干,披着浴衣便从屏风后出来了。沐浴完的毓恪,湿漉漉的长发披下来,一席素色…浴衣,这人的仙气之中还带着色…气,却又不让人觉得下作,反倒是高高在上仙子一般的诱…人。王南钧什么美人没见过,却硬是看直了眼。

毓恪见他这么久竟连一个山竹都没有剥好,气急:“你这蠢驴!这么久竟连一个山竹都没有剥好!”因为刚刚泡过澡,被热气熏得脸颊红红的,说这话时又微微嘟嘴,这可爱模样让南钧就算刚刚被骂了“蠢驴”也不恼。

“小神仙你别气,我正剥着呢,马上就好了……”南钧笨手笨脚没有技巧的剥着山竹。

“拔了那山竹的叶子,用力一压便开了。要按你这样剥,我什么时候才吃得上啊!”毓恪在南钧一旁坐下了。

南钧心猿意马,一边剥山竹,一边又想着和毓恪亲近亲近。剥好山竹,毓恪正准备伸手去拿果肉,南钧就主动送到毓恪嘴边,山竹的果肉触到毓恪软软的嘴唇。毓恪有点不自在的顿了一下,虽然还是小猫形态的时候,北斗星君亲手喂食是常有的事。但是这人喂起来,竟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一尝到这山竹果肉,竟这般好吃,想必是上等货了,小馋猫心中一番感动,对南钧的印象瞬间提高了不少。被他一口一个喂着喂着,原有的一丝不好意思也都不见踪影了。

毓恪的脸本就有些婴儿肥,吃起东西来两颊鼓鼓的,小嘴巴一动一动。极其可爱!王南钧哪里想剥什么山竹,只想抱着这小神仙多亲几下。

毓恪出来时衣服穿得匆忙,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可这人却只看着眼前的食物,竟没意识到自己的半个右肩都露出来了,锁…骨也被人看得彻底,再往下一点都半遮半掩,好不诱…人。这画面让南钧联想起前几夜梦里的毓恪,有一股冲动把毓恪现在就在那床…榻上解决了罢。

不过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南钧忍着心中的一股邪火,伸手帮他把松垮的浴衣提了提,指腹有意无意触过毓恪肩膀和锁…骨处的肌肤,“小神仙,可别着凉了。”眼神若是能脱…衣服,毓恪身上怕早是不着一缕了。

这仲夏的日子,哪有什么着凉一说。毓恪正吃着山竹,被他这举动弄得定格了一瞬,肉眼可见他的耳尖和脸颊都绯红一片了,意识到自己刚刚那个样子被他给看去了,气急:“山竹都吃完了,你还不快出去!”

南钧见他这羞涩模样觉得可爱,忍不住调…戏他:“小神仙,你怎么脸红了。”伸手就要去摸摸他绯红的小脸。

毓恪又羞又恼拍开他的手,站起来打算往床上躲。南钧心中觉得这琴师虽在青楼弹琴,却没有一丝青楼里的烟尘味儿,禁不住两句话调…戏竟这般羞涩了,哪会就这样放他走,扯住他的衣摆,说道:“小神仙你可会什么法术不成,前几日路过这儿看见你弹琴,听了你的琴声后,便对你着迷不止,梦着醒着都想着小神仙你,今夜便来找你了。”说着,南钧牵住毓恪的手,“小神仙,在下愿为小神仙暖…暖…床。”

毓恪甩了甩被握住的手,无奈这天天被人抱着宠着的小懒猫能有多大力气,反而被南钧握得更紧了。“你这宫中皇子可真不知羞!江山社稷都要被你给败了。”

“小神仙果真神机妙算,你怎知我是……”毓恪这样一只精通仙术的千年仙猫,不需掐指便能算出这人来历身份了。

毓恪一见甩不开这人,心里想着该用哪个仙术,既能不动声色又能赶紧把这人给趋了出去。却不料南钧眼疾手快一把抱起毓恪就往床…上…钻,解了罗帐,毓恪躺在床…上,南钧就立马跨…坐…上…他的腰。

“啊啊啊啊啊!”虽然毓恪是只千年猫仙,但是千年来可从未以人形和男子有过这般亲密举动,南钧这番动作直羞得毓恪用两只手蒙着脸,“你你你下去!”又急又羞,该掐哪个指念个什么咒,脑子里全一团乱麻了,“你这登徒子,等我想起来了我非得、非得让你吃上苦头不可!”

南钧坐在他腰上居高临下看着他这模样,笑得眼睛都弯了:“我可不是什么登徒子,我这凭生第一次来青楼也是为了看小神仙你。”南钧把毓恪蒙着脸的两只手扮下来握在手中十指相扣,语气温柔:“小神仙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我又要多喜欢你一些了。”

被迫与这人四目相对,细一看,那看向毓恪的眼睛里一汪温柔,眉眼轮廓英气十足。此刻笑起来还眉眼弯弯,又多了几分孩子气。

毓恪觉得这人长得可真是好看。

虽然被这人这样闹腾,但是心中也不算真的生气。毓恪在这俊俏脸庞的迷惑下服了软:“我可是不会和你做什么云…雨之事的,不过,你要是……要是真地想,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准你亲我一下。”一说完这话毓恪烧红了脸,自己居然说出这么轻佻的话,就义般地闭上眼睛,不敢看南钧的表情。

南钧看他这个样子真是喜欢得不得了,以前自己明明是那么冷静的一个人,此刻却像被夺取了心智一般,全身都在沸腾叫嚣。这小神仙模样害羞地主动邀请,又怎么拒绝得了呢。

毓恪被吻上的时候大脑还是一片混沌,以前在天界,北斗星君也会时不时吻一下毓恪,但北斗星君只不过是温柔地蜻蜓点水地吻,可这人,让他亲自己一下他既然对自己的嘴唇又咬又啃,还伸舌头进来!!“呜呜呜~~”毓恪被亲地呼吸困难话也说不出,眼睛里面不自觉泛起了湿气,想推开他手还被握住了,只能两只脚不停踢来踢去以表反抗。

片刻后,南钧拉开两人的距离,毓恪立马委屈叫唤起来:“啊啊啊啊啊!谁让你亲我啦!”

“明明就是小神仙你刚刚准我亲的。”

“我准你那样亲我,又不是让你这样亲我……”这话越说越小声,最后毓恪只能自暴自弃地把自己的脸藏在被子里,虽然说刚刚被这人亲地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感觉还是不错的,毓恪在南钧看不到的地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脸又更红了一点:“烦死你啦!!!”

南钧也不闹这人了,就把头趴在他xiong口,安静了一会儿。

“恪儿~”南钧唤他道。

“恪儿”这种叫法只有天界的仙人们这么叫他,让他想起了北斗星君,竟乖乖从被子里钻出来,“干嘛?”

“恪儿你的心跳得好快。”

“!!!”这人就是烦!

“更快了!”

南钧靠近他的脸,说:“恪儿,我也刚刚是第一次亲人,亲得不太好,我们多练习几次吧。”也不等毓恪回答就自顾自亲上去了。这一次的确亲得比上一次要好,气氛要是可以具体化,这罗帐之内定是满满的粉红泡了。一吻结束南钧把脸埋在他的颈…脖处,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脖子上,闻着他身上的香味,南钧把手伸进他的浴…衣里,抚过他光…滑的背…部,摸到他的蝴…蝶…骨。

“啊~”毓恪被他弄得舒服极了,嘴里不自觉发出细小的声音,撒娇一般,毓恪第一次感受到lust,但仅仅是这亲…吻…抚…摸所带来的lust,毓恪都要疯了。再这样下去可怎么行,毓恪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上来,双手环上南钧的颈…脖,猫咪的小虎牙咬上他的脖子,这一咬疼地南钧皱起了眉,但是一想着小神仙这么主动地咬自己,半点毓恪的怨气都没有感受到,还觉得是这小神仙对自己示好,让南钧疼也疼得开心,手沿着毓恪的…人…鱼…线…向…下…伸。

“啊!”毓恪红着脸,不敢看南钧,“你……不要碰……”被lust控制断断续续地都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明明自己才是个神仙,此刻大脑身体却都被这人给控制了。眼神埋怨地看着南钧,撅着粉嫩的小嘴,样子别提有多诱…人了。

“皇子!皇子!”阿镔居然这时在门口喊到。

两人听到后停了动作。毓恪有一种和男人偷…情被抓住了的羞耻感,虽然隔了一扇门,还是别扭死了。抓来被子,把脸埋进去,“啊呀!~”这语气里三分撒娇三分害羞三分埋怨,听得南钧心肝搀,忍不住要把人抱进怀里哄哄。

“皇子!……”阿镔还在外面叫唤。

南钧是第一次这么生气,心里埋怨阿镔竟然在这种时刻叫自己,语气差得很:“干嘛!”

“今天出宫时,葵妃嘱咐早点回去晚上有事要议的。”是的了,出宫时正巧遇见母上,说是晚上有要事要与他商议,让他别再外面留宿,早点回宫来着的。

可此刻,美人就在身…下,衣服也脱…成这样了,居然要穿好衣服回宫了?南钧心里生气又不知对谁发:“知道了!”

把毓恪从被子里哄出来,在嘴唇上亲了亲:“小神仙,今晚回宫有要事商议,明晚定来找你,可要等我呀。”便轻轻刮了一下毓恪因为太害羞而红红的小鼻子。

TBC.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