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结弦

どうかどら焼きが食べられますように🙏

南君遇恪【上】


古风/网瘾/南君(钧)遇(毓)恪

人间小皇子南钧×天界小猫仙毓恪

1w2+,我本来是打算一起发的,但是因为总是被屏蔽,我只能分三份发,修改了一些。

灵感来自恪恪在你妹电台里面说他很羡慕脚粒(陈粒猫咪的名字)

01.

北斗星君身旁有一只挚爱的仙猫,因钟灵毓秀恪尽职守之意,故取“毓恪”之名。这猫通体雪白,长毛、湖蓝色的眸子,一股清冷傲娇的气质,天界的仙人们对这猫咪都是爱得不得了,个个都“恪儿~恪儿~”地叫着他,把他视为那天界的珍宝。

北斗星君对其更是宠爱有加了,这猫虽不具人形,但是生来灵气逼人聪慧不凡,又在北斗星君身旁呆了千年,这一身仙气远胜过天界大多仙人。星君琴艺了得,便悉心教起他弹古琴,这猫聪颖,不仅掌握一手超群的琴艺,还从北斗星君那习得许多仙术。北斗星君又是欢喜又是骄傲。

一日,北斗星君与东华帝君谈天下棋而归,只见宫殿之中竟有一相貌约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袭长发,通体雪白,样貌清秀可爱,眼睛大而有神。北斗星君一看,欣喜不已,估计是自家的小猫把这仙术习得炉火纯青,已能化作人形了。

“恪儿!”

“星君!”这声音干净又带一丝魅惑,“星君,我能化作人形了!”

北斗星君上前一把抱住毓恪:“恪儿真是聪慧,仅凭一己之力便能化人形,此等喜事,我定要在这宫殿之中宴请诸仙,广而告之。”

果真次日北斗星君在宫殿之中大设宴席,各路神仙一见毓恪便夸,这样貌这声音,就算在这尽是尤物的天界,也得是数一数二啊。毓恪被夸得害羞躲在北斗星君身后探个头笑着说,“那是因为星君对我好。”

猫咪生性好奇爱自由。还是猫的形态时,毓恪常被北斗星君抱在怀里撸一撸去与各路神仙喝酒下棋闲聊。而化成人形后,北斗星君虽是常常牵着毓恪的手在天界游玩,却也拴不住毓恪这好奇自由的天性了。

一日,毓恪在天池旁赏花,却无意通过天池一角看见人间的市井景色。这千年来都在天界也不曾接触人间,对这人间满是好奇。只听说人间的凡夫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又大多贪婪自私,若能见着一番,那才叫妙啊!

“星君,恪儿想下凡一趟,不知星君可否答应?”

“下凡?恪儿若是想去看看人间,本君自是不阻拦,只是人间那烟火凡尘之地,多悲苦,又有七情六欲所扰,虽有温柔富贵乡,那也只不过是快活一时,悲苦绝不会少于那趣味,恪儿这一去若是开心倒好,只怕恪儿去了若是受了委屈,本君心疼发怒起来,可要叫这人间都不得好过。”

“星君所言极是,不过恪儿自有分寸,看他们那一个个凡夫俗子,恪儿想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烟火之地这般多彩有趣。天界一天地界一年,恪儿此去定不会让星君久等的。”

北斗星君用上等仙木制了一把古琴,伴毓恪随身下凡,既可护身远离邪魔也可演奏曲子,加之毓恪琴艺了得,哪有凡人可比,在人间也算是有一份技艺,可获个轻松的生活。

“那些凡物要是听见了恪儿的琴音,怕是会被迷得神魂颠倒,恪儿可是别理那些才好。”

“那是当然。”

北斗星君在毓恪嘴角落下一吻,便送毓恪下凡,“此去恪儿可万万别对那些凡胎肉骨动了真情,若是觉得无趣了,回来便是。”

“是,星君”

02.

皇宫里这一个月来都热闹不已,一番歌舞升平,过年一般,京城坊间无人不晓是那南钧小皇子刚过加冠。倘若要论起这皇嗣,当今皇帝的子嗣不过三位,在这加冠的小皇子之前的是大皇子和二皇女,而这小皇子是皇帝40多岁老来得子与最爱的葵妃所生,对其宠爱有加。这世间能忤逆皇帝之言的,可就只有这南钧小皇子一人了。

小皇子从小习武,乐器、诗书礼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是越长大越是不爱笑,常常以冷面示人,明明是这样一张俊俏的面容,却总是冷冰冰的。好在在宫廷中喂小动物吃食偶尔被他人看见,才被人传开,这小皇子啊,面冷心热,可真是个善良的主啊。

南钧整日待在宫廷内,御花园的花赏起来已颇觉无趣了,加冠后父皇为自己添置的男宠女宠不少,虽都是娇好的相貌但却都不是自己喜欢的。聊起天来,一个个都是那么愚昧蠢钝,只知一味巴结自己,爱得怕只是他的皇子之位带来的权贵和名利,又哪里是他王南钧本人。这一想着越发觉得宫中无趣了。

仲夏之夜,余晖落下,华灯初上。京城好不热闹,南钧乔装和自己的书童阿镔出宫。被这街上小摊小贩卖的小玩意儿吸引的挪不开眼,多精致的没有见过,偏偏这市井味儿的小玩意儿让南钧着迷。

“快快快!尹公子要出场了!”

“去晚了可就连门都进不去了!”好几个匆忙奔过的男子说道。

“阿镔可知他们说得是何事?那尹公子又是……?”

“不知,不过皇子若是好奇,不妨一同去看看。”阿镔是从小陪着南钧一起长大的书童,对南钧很是忠心喜欢,南钧也自然去哪里都愿意带着他一同。

前方一家青楼门庭若市。“你们这是在干嘛呀?”阿镔青楼门口找了一个男子问道。

“你们不知道?”男子惊讶不已,“尹公子的演奏要开始了呀,还不快进去,这尹公子的相貌才气啊都是顶好的,多少两银子看一眼都不亏。”说罢,男子便小跑进了青楼。

南钧听懂一二,大概就是青楼的琴师要演奏了罢。“没想到,一琴师竟能引来这么多人,其琴音可真当如此绝妙?”

“尹公子出来了!尹公子出来了!”

古琴音起,南钧要走的脚步也因这琴音停下来了。奏曲时,无人出声,一曲演罢,四周皆是欢呼和掌声。这琴音这琴艺真当应该美名远扬,引来这么多人捧场并非全无道理啊。

南钧从未去过青楼这等地方,虽说青楼不似妓'院,但也算是烟柳之地了,他堂堂皇室之子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徘徊逗留呢,但是这尹公子的琴音却又是这般迷人,宫廷中的琴师听见这尹公子的琴声也怕是要自愧不如了。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弹得这一手好琴。

“阿镔,我们进去看看。”

“皇子!?”这琴音虽是悦耳动人,但是从小伴着南钧长大的阿镔,还是第一次见皇子要进青楼这种脂粉地,让人知道的话那可成何体统,“皇子,这种地方……”

“没事的,我们不过就是进去听听琴罢了。又不做什么荒唐事。”阿镔无言,只能随着南钧一同进去。

这家青楼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楼里的清倌人个个姿态妖'媚、容貌美艳、才艺了得,客人们也大多是一些纨绔子弟和达官贵人。南钧一走进去便被好几个姑娘围住想要搂上他的胳臂,却都被阿镔驱赶开:“都走开!别靠近我家公子。”

南钧也皱起了眉,这青楼里头的胭脂水粉味儿让他心生不快,这些女子更是让他想马上转身就走,但是想着那琴声还是不舍。南钧在二楼选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而那尹公子就一人一琴端坐在三楼的楼阁处,一袭素衣,明明是那么素的颜色,他却还是那么耀眼、引人注目。面容没有普通男性那么粗犷又多了几份女性的秀气温柔,但却不因此而让人觉得下俗,相貌清秀俊俏又有几分天真可爱。哪有让人不喜欢的理,刚刚外面那男子说什么来着?多少银两看一眼都不亏?

“还真是不亏。”南钧的眼神一直盯着楼阁处那谪仙的可人儿,纵使底下这般喧闹,那蓝色的眸子里还是一片清明,像碧蓝湖水一般平静,抚着琴,与那些轻佻女子完全不同,纵使那些纨绔子弟再怎么砸钱,好像在他眼中也不足为奇。

“阿镔,他是人间的吗?”

“啊?”

“他这般好看谪仙的人儿,是从天界下凡来的小神仙吧。”

阿镔心里嘀咕哪有神仙下凡来青楼弹琴啊,但是皇子这痴迷的模样倒是前所未有,阿镔也不愿扫了皇子的兴致。

一曲演罢,满堂欢呼喝彩,那阁楼处的人儿只是眼神随意一扫,与南钧对视了两秒,毓恪便平淡地移开眼神,继续抚琴。但南钧却因为那两秒的对视久久无法归心,魂魄也好似差点被勾走了。他觉得自己也许中了蛊,也许被这弹琴人下了咒,心都要被这琴师给偷走了。

和旁人一打听,才知,这尹公子名毓恪。半年前才来京城的这家青楼,每晚出来弹琴,弹几首曲子全凭心情,但是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纨绔子弟都想买下他,不仅仅因为他那琴音还有他那娇好的面容和身体。不过,这尹公子还是个处…子,从不愿接近那些男子。可就越是这般自持,越是让人渴望接近。

“貌丑之人呐尹公子根本就不待见,要钱多少没有啊,这京城的纨绔子弟要多少给多少,可这尹公子不稀罕啊。”旁人如是说。

“尹毓恪吗?这人可真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连名字都是一股仙气啊。”

03.

南钧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亵裤上又是黏腻的白色zhu'ye。离开那青楼回宫已三天,明明两人还尚未交流,而这三天,南钧梦里却都是那人,梦里那人没有楼阁上弹琴时的冷漠矜持,却都是那般勾…人样子和他在床…上…缠…绵。

这琴师竟有这般魅力,不用一言一语,便能勾住南钧的魂了,南钧自以为之前早已见过世间不错容貌的人,可这尹公子一来,那些人全都黯淡失色了,又哪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

“皇子!你要是想听琴,宫中琴师哪个不行啊!怎么又要去……”阿镔虽是个书童,但也是在书香中与皇子一同长大的,对青楼这种地方很是厌恶,而没想到自家皇子竟一出了宫,便直奔去了那家青楼。

南钧坐到了上次二楼的位置,等着尹公子出场,却无意听见那些人的交谈,“我听说这尹公子的歌声可也是一绝啊!说话的声音就如此轻柔空灵的,真不知道在床…上叫起来该有多么悦耳。”

“哎哟,别说了,这尹公子可还是个处…子啊!不是嫌弃人家相貌不好就是嫌弃人家不懂琴艺只知银两庸俗,真不知道啊,谁能拿下这尹公子。”

“就是就是!”

……

南钧听着一旁的谈话不仅想起这几天的春…梦,那梦里的毓恪可是一脸顺从地叫自己皇子,南钧现在随便想想都觉得下身一热。唤来那老鸨,“倘若是想进这尹公子的厢房,不知该如何是好呢?”这样的提问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哎哟,公子,尹公子的厢房可不是人人都……”

南钧让阿镔拿了一百两出来,老鸨忙不迭地一把拿来笑得一脸巴结味儿:“这位公子真是豪爽啊!这尹公子的厢房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尹公子脾气可怪了,我只能引你上楼,那尹公子要是不愿见你,你在厢房门口等上一宿也不会为你开门的。”老板娘见南钧相貌俊俏,谈吐不俗,一定是哪家名门望族的公子,也的确不似那些纨绔子弟一般粗鄙。

“行。等今夜演奏完,带我上去便是,其他的方面,我自行解决。”说罢,又给了老鸨一袋银两。

老板娘笑逐颜开:“这位公子如此贵气,必定是什么名门望族之子了,尹公子一向只是距粗俗之人千里之外,公子你的话,也不是没可能的啦……那尹公子爱吃山竹,公子你若是带点山竹去的话,诶!说不定那尹公子想吃那山竹,就给你开门了呢。”

闻言南钧立马吩咐阿镔:“快!阿镔,快去买些上等的山竹,定要最新鲜的。”

阿镔不禁:“皇子,那人不过屈屈一青楼琴师,你这尊贵身份想见他哪里还要什么山竹给面子,那琴师若是知道皇子的身份,非开门迎接不可。”

“阿镔!那尹公子虽身在这烟柳之地,不过是以弹琴为生而已,不似那些兔儿爷。再说,尹公子这琴音,又岂是人间之物可比。快去买吧,定要买最上等最好的才行。”现在南钧心中的毓恪已是小神仙一般的存在,哪里受得了旁人对他的半点瞧不起。

TBC.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