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武公子

你是彼粒星,飞过我的天顶

李相赫啊,有谁能懂你的孤独?又有谁能分担你的压力?
希望醒来就能看到关于新队友的消息。

S8终于过去了。
我真的太想你了,阿壳,接下来的转会期和全明星,以及我每一天都在期待的属于你的S9就要来了。

2013.3.23-2018.9.13
2000天了。

2018年还有三个多月,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结束了。S8还没有总决赛,但在我心里这个赛季也已经结束了。🙁
阿壳出去旅游散心一下吧,今年真的太累太苦了。
期待2019年,期待属于你的S9。

四年后你一定还在。还有很多冠军去等着你拿,还有很多奖杯奖牌等着你去亲吻。我还想看更多名为李相赫的奇迹。阿赫加油!

永远都支持你相信你,和你站在同一边。

把我掰弯了就得对我负责09-10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甜/架空

设定:前线钧×歌手恪

我诈尸而归,又有小半个月没更新……无敌了,我也不知道我都在干嘛(='_'=)没想到回家后的更新速度比备考的时候慢得多多多了……


09

王南钧的确把尹毓恪说“让你每天为我买早饭”的小玩笑当真了,起床洗涑完买好早饭就送去尹毓恪的房间。

只不过,尹毓恪打开门迎来的除了提着早饭的王南钧之外,还有他拖来的行李箱。

“你干嘛?”

“我没钱了,你收留收留我吧。”王南钧直接把行李箱推进房间,自己也一并溜进去,赶紧把门关上,生怕尹毓恪推他出去拒绝他。

“你……”

“你不能拒绝我!”

“为什么啊?”

“我没钱还不是因为你,我从北京跑到长沙来,为了追你投票狗现场,住酒店都快两个月了。现在我没钱了,你要是不收留我,也太无情无义了吧。”

“你……”话是没错,王南钧比赛这段时间,为尹毓恪烧的钱的确不少,“你的小金卡呢?”

“没钱了,我爸不给我打钱。”王南钧委屈巴巴地把自己微信钱包打开给他看余额,“你看,我就只剩500了。”

“那……那你这几天怎么办啊?我这就一张床。”尹毓恪想到昨天出去玩,他土豪一样全都主动刷卡,也的确花了他不少钱,心生歉意,“要不,我现在去给你订一间房。”

“诶!别啊,多破费啊,一张床没关系,一起睡嘛!”王南钧打开行李箱,赶紧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拿出来放在洗手台上,然后流氓样地靠在浴室的门口,扯住尹毓恪的衣摆一摇一摇地:“别赶我走嘛,反正比赛不到一礼拜就结束了。”

虽然比赛很快就要结束了,但是想到这几天要和他住一间房睡在一起,尹毓恪的内心还是忍不住别扭害羞:“你没钱昨天干嘛还拿你的小金卡给我买东西,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我把钱转给你吧。”作势就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要转账给他。

“别啊!”王南钧赶紧把他的手机抢过去,“买都买给你了,别转钱了,你收留我住几晚就好了嘛。”

“那你500块能坚持到比赛结束吗?”

“也许过几天我爸又给我钱了呢,没事啦。”看尹毓恪的样子估计是信了,王南钧无形的小尾巴翘上了天,摸摸他的头,安抚他让他别着急。

王南钧昨晚一回酒店就开始收拾行李,今天又起个大早去退房,怕尹毓恪会不相信,还把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里的钱全都转给Harry,就只留了500给自己。

KrystianWang:“我把钱先放你这儿,过几天记得给我啊。”

Harry:“你又作什么妖啊?”

KrystianWang:“我这是苦肉计,经营出我身上就剩500的样子,好让尹毓恪收留我,那样我俩就能住一间了。”

Harry:“他会信你的鬼话?”

KrystianWang:“怎么不信,他要真不信我就抱着他大腿哭着不走了。”

尹毓恪来不及揣测王南钧脑子里那些小九九,全当他真的因为追星穷困潦倒了,酒店的床还挺大的,容下两个人不是问题,也只能收留他了,“那……那你住这吧。”

欣喜不已的王南钧抱着尹毓恪对他的头发就是一阵狂揉,“可爱,你最好最好最好最好了。”

“好啦,”尹毓恪拿开他揉自己头发的手,“我等下还要去处理一些比赛的事情,你自己待着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玩。”说这话的王南钧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尹毓恪撒娇。

“我也不知道,把选的歌报备上去,然后还有一些别的事要处理。等我结束了打电话给你吧。”尹毓恪吃完早饭,拿着手机就要出门,“要不你出去走走吧,待酒店多无聊呐。”

“好,你忙完了记得告诉我。”

“OK~”

等尹毓恪出了门,王南钧拿出手机,得意地发了一个OK的手势给Harry。

Harry:???信了?

KrystianWang:当然!

Harry:!??所以你这是快要追到了?!今天晚上就可以同床共枕了?!

KrystianWang: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熊本熊式骄傲.jpg]

.


10.

把选好的歌报备上去后,准备重新编曲,又忙不迭地去拍总决赛的宣传照,零零碎碎的事情一大堆,忙起来根本顾及不来别的事儿,尹毓恪只好把手机放工作人员那儿给她保管。

等忙完了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从工作人员那儿拿来手机。

“小恪,刚刚有人打电话给你了。”

手机上显示着王南钧的未接来电,正想回拨过去,他就又打过来了,“忙完了吗?”

“刚刚结束,我这就回酒店了。”

“嗯,好。”

本来几个工作人员提议忙完一天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尹毓恪匆忙回绝,“我就不去了,我朋友在等我。”

一想到那人等了自己一天,尹毓恪就忍不住加快速度。刚走出来,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王南钧。

“不是说在酒店等我吗?”

“特别想你所以就来接你了。”王南钧说得真诚,语气里不见半分调戏之意。

“走吧走吧。”尹毓恪有点害羞,催促着王南钧去吃饭。

两人去了一家尹毓恪中意的餐馆,点了几个菜,尹毓恪硬是不准王南钧付钱:“下回你有钱了再说吧。”

餐桌上尹毓恪跟王南钧吐槽今天好忙,处理了好多事,又累又烦巴拉巴拉之类的。

“你这周彩排会很辛苦的吧,那么多首歌要准备。”

“不会啊,反正后面的歌也唱不了。”

“为什么?”

“因为我第三名啊,根本不会比到那么后面。”说完尹毓恪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想收回也来不及了,王南钧一五一十地听了个清:“你第三名?!为什么第三名啊?”

“哎呀,我又没和他们签约,第三名就第三名呗。”尹毓恪说得随意,好似第一名和第三名并无区别。

“凭什么啊!”王南钧满腹不甘心,“你你你……也不生气?”

“这有什么可生气啊。哎呀,你吃饭吧生气个什么劲儿,我都不在乎。”

“不行,我觉得这样委屈你了。”过早得知比赛结果的王南钧一脸生无可恋,好像得不到第一名的是他自己一样。

“这有什么可委屈的嘛。我还要去伯克利念书,拿第几名都没差!”

“可是……在我心中你就应该是第一名啊……”这饭王南钧吃得郁郁寡欢,并且着实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会因为屏幕那头偶像受委屈,伤心又伤肝。此刻明明那个被黑幕的人坐在对面吃得欢,自己却一个劲儿替他生气难过。

吃饭的地方离酒店不远,吃完后两个人索性走回去,全当饭后散步。王南钧搂着尹毓恪的肩膀,整个人粘在他身上,厚着脸皮向尹毓恪讨要精神损失费:“都怪你,弄得我现在心情这么不好,你得补偿我!”

尹毓恪扒下这块粘人的牛皮糖:“得了吧,是你自己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关我什么事。”

“哼!仗着有张可爱的脸,在这里说无情的话。”王南钧伸手轻轻掐起尹毓恪的脸颊,左右脸颊的肉被掐起来,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滑稽。

尹毓恪拿开他作怪的手:“收留你就不错了。”

果然,一想到要和尹毓恪睡一张床,王南钧的心情瞬间转晴,就差一路跳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尹毓恪拿着睡衣就去洗澡了,累了一天只想洗完澡安心睡个好觉。从浴室出来时尹毓恪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见王南钧大字状趴在床上:“你干嘛呀?”

王南钧被吓了一跳从床上弹起来,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刚刚其实在闻被子上尹毓恪的气味,只能赶快转移话题:“你头发怎么还是湿的,我来帮你吹干吧。”说着把尹毓恪拎到浴室吹头发。

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此刻面对面站着看着对方,王南钧的手轻轻地拨动着尹毓恪的头发,指腹轻轻触碰他的头皮,就像每次去理发店洗发小哥给自己洗头发一样,舒服地想睡觉。

“王南钧,我发现你有当洗头小哥的天赋。”

“我还有搓澡的天赋,你要不要来体验一下。”

尹毓恪没回话,眼神飘向别处,害羞地笑了一下,王南钧瞬间被他的笑容蛊惑,胆突然肥了,关上吹风机,掀起尹毓恪的刘海,快速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并且丝毫不低调地发出了“啵”的一声。

“你!……”尹毓恪害羞又气愤地往王南钧腰上推了一把,力气不大,撒娇似的。

王南钧还没来得及再调戏一下他的小可爱,急切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两人间暧昧的气氛,尹毓恪丢给他一个白眼,就走去开门。

“小恪,打你电话怎么不接,等下你要直播,你可别忘了吧?”找来的是工作人员。

“直播?!”尹毓恪不喜欢直播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忙了一天后根本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快去准备一下吧……这是?”工作人员指着闻声探个头出来的王南钧问。

“啊!我朋友。好啦好啦,我现在准备,你回去吧,别管我了。”尹毓恪催促着工作人员离开,关上门,“你干嘛出来啊。”

“这有什么的?难道他们还规定你不能和粉丝走太近?”

“没这回事,他们凭什么管我。”尹毓恪研究着等下要直播的APP,“你快洗澡吧,我直播一下。”

规定要直播一小时,本来就不喜欢直播,加上现在又困的尹毓恪,这下子更加没兴致了。基本上是在直播发呆放空了。

直播过半,王南钧也洗完澡了,裸着上半身走出来,根本没意识到尹毓恪正在直播,“我帮你把衣服一起放洗衣机里洗了吧。”

尹毓恪突然一惊,转过去让他别说话,结果一看到他上半身迷人的肌肉线条和湿湿的金发就被帅得哑口无言,简直像一只刚刚洗完澡的小狮子,尹毓恪红着两个耳朵朝他把食指比在嘴唇上。

然而他的反应全被镜头捕捉到了,直播那边的歌迷纷纷刷屏“恪恪居然害羞了,耳朵都红啦!”“看见什么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男的?”、“旁边是谁?”……全都被尹毓恪故意无视了。

尹毓恪坐在直播镜头前一动不动、话也不说,傻子似的,见王南钧站在一旁看他直播,还没有穿上上衣的打算,红着耳朵红着脸用嘴形跟他说:“穿衣服。”

王南钧指了指房间那边地上打开的行李箱,示意自己拿衣服得走过去。

尹毓恪无奈,对直播说了句“等一下啊”,就去王南钧的行李箱里找了件T恤递给他。

这还能不好奇?显然旁边有个人,却又不让人知道究竟是谁,公屏上大片的粉丝刷屏问旁边是谁,尹毓恪全当瞎了一样忽略它们。

王南钧老老实实站在旁边点进直播间,按照以往的流程,开始给他刷礼物,为了表示自己真的穷,还特地挑便宜的礼物送。

尹毓恪看到直播间王南钧刷的礼物,忍不住想骂他,无奈现在正在直播,这人口口声声说没钱却又在这里刷礼物,“刷礼物的我要拉黑了!”这句话虽是面对直播镜头说的,实则是在对身旁的王南钧说。

王南钧只好不刷礼物了,就故意跟着其他粉丝一起发弹幕逗他:“恪恪啊!旁边是谁啊?”、“怎么听见了男孩子的声音,那人谁啊?”……尹毓恪简直想碾死这个站在自己旁边装白痴的人,“我旁边站了个傻子!”

好不容易熬完一个小时,尹毓恪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播了些什么,一关直播间,尹毓恪就对王南钧一阵疯狂拍打:“你不是说没钱了嘛!还送礼物,你是不是骗我?”

“我、我是真没钱,没骗你啊!送礼物我不也都送一些便宜的小星星小荧光棒嘛,都是上次直播充的钱没用完的。”

“那都是骗人的,就你还充钱,傻不傻啊你。”

“我这不是在追你嘛。”在尹毓恪认识他本人之前,王南钧为了让尹毓恪眼熟自己的ID,只能靠直播多送礼物、比赛多投票来刷存在感了,并且他还从中get了为喜欢的人花钱的快感,一时还改不了了。

见尹毓恪没回应自己,自顾自地爬上了床,王南钧也脱了衣服和短裤打算迎接第一次和爱豆同床共枕的夜晚。

“你干嘛呢?”尹毓恪见他脱衣服吓了一跳,自己根本就抵抗不了他的身材,多看一眼脸颊都会红上好几个度。

“不是一起睡觉吗?”

“那你脱什么啊?”

“裸睡比较舒服嘛。”

尹毓恪红着脸赶紧拦住王南钧要脱内裤的手:“你你你敢脱就就就出去!”

“好吧,那我不脱了。我跟你说个小秘密,我小名叫裸裸,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比较亲密。”

“不可能的。”

“那你想怎么叫我?来吧,多亲密我都受得住的。”

“小王八。”

“……”

尹毓恪觉得自己一和王南钧在一起就变得特别容易害羞,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红着脸红着耳朵鸵鸟一样钻进了被子里面。

“可爱,先别睡啊。”王南钧才不信他能马上睡着,直接骑到尹毓恪身上,把被子往下拉,两只手力道不重地又掐又揉尹毓恪红红的脸颊,“别害羞嘛!难得一起睡个觉。”

“嗷嗷嗷!”尹毓恪像只害羞的兔子一样,一边蹬着腿一边用两只手不停地拍打王南钧,睡衣凌乱得正好——露出他性感的锁骨。

王南钧瞬间逃跑一样从尹毓恪身上下来,躺在他旁边也不闹他了,“呃……聊、聊天吧。”那个视角看尹毓恪真是太引人犯罪了,王南钧觉得自己再不下来一定会做一些过分的事情。虽然这样的氛围两个人盖着被子干聊天实在是太怂了,但是王南钧还是坚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理念,不能太着急了……还是先聊个天吧。

“你怎么考上伯克利的呀。”

“就这样考上的呗。”

“我也要去考,那明年就可以和你当同学了。”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想做吗?”

“我还想包养你。”

“……”



“你平时都干嘛啊?我是说你平时不追星,都干嘛啊?”

“你可别说的我多喜欢追星似的。我也就只这样追过你而已,别人都没享受过这待遇。”

“你毕业了吗?”

“刚刚从美国的高中毕业,回中国前参加了一个美国的选秀,过阵子我就要去美国集训了。”

“?!这么厉害!”

“到时候会以组合形式出道,怎么样,你要不要来当我的粉丝,我让你当后援会会长。”

“不要!”

“口是心非。”

……

喜欢的人就躺在旁边,一时之间冷却不下来的两个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凌晨,直到尹毓恪困得上下眼皮都要贴一块了,才说:“我困了,不聊了。”

“那睡吧,晚安。”

“嗯,晚安,小王八。”

TBC.

The greatest thing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阿钧麻麻视角(除后两小段)

下午看到阿恪在阿钧的微博下评论“生日快乐”,然后阿钧麻麻在阿恪的评论下回复他:“爱你宝贝”。天哪,太感人了,居然叫阿恪宝贝!!阿钧麻麻一定也超级喜欢阿恪的吧!眼含热泪匆忙赶出一篇,可惜还是没有赶上生日当天,迟到一个多小时的生日贺文(*꒦ິ⌓꒦ີ)

别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本取名废实在想不出什么文艺的文章名,就把今天单曲循环一整天LadyGaga的《Greatest》,里面某半句歌词弄上来了orz


01.

车子停在旅客出口外的马路边,我百无聊赖看着陆陆续续出来的旅客,有的上了机场大巴有的上了出租车,等了一会儿才看见南钧拖着行李箱走出来,还没走近就对着这边挥手。

把行李在后备箱放好上了车,“妈,超想你啊!”

“辛苦吧,又瘦了,回去给你做好吃的。”比赛好几个月都没见面,只能每个星期五看直播里的他,或者时不时视频联系,一肚子的话想说又不知道从哪一句说起,“比赛有趣吧。”

“挺有意思的,学到了不少。”

“我和你爸那天还在吐槽,怎么把你给淘汰了,明明那么好听的歌,唱的也不错。”

“没事啦,反正我原本都打算下场退赛了,淘汰了也正好。”

“也是,小比赛,以后机会更多舞台更大。”

“妈,我打个电话。”

“嗯。”

“我到了。”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一通话,能让南钧的语气温柔好几个度。“我妈来接我了,正在回去路上。”、“你别难过了啦,我听了你唱吧的歌,唱给我的?”、“又不是见不到了,我去美国待一阵子就回来。”、“你好好比赛,别担心这些。”……


02.

说不上有什么质的变化,但是比赛回来后的南钧的确比之前开朗不少。

他从小喜欢音乐、玩乐团,我和他爸爸都不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南钧性格越来越冷,一个人在房间里听歌可以听一整天,明明以前那么爱笑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总是一脸冷漠不爱笑了。

在美国念高中时,也不爱与别人交流,朋友也不多,我俩经常因为他孤僻的性格担心他,现在看他比赛后稍微变得明朗起来,也安心不少。

“比赛认识了不少朋友吧。”

“嗯。”

“我看你直播里,总是提起尹毓恪,他和你关系很好啊!”

“当然啦。”说到底南钧还是个小孩,一提起好朋友语气都变得明亮了不少,笑容也藏不住了,“soulmate,我们俩关系最好了。”

“尹毓恪的歌我们也都听了,的确不错啊,声音也好听。”

“当然好听啦,尹毓恪他今年还考上伯克利了,超棒的,唱什么歌都好听。”

“下回带他来家里玩吧。让爸妈也认识一下。”

“好!等比赛结束他来北京,我一定带他来。”



03.

明明南钧之前一直是个能打字就不发语音的人,最近打电话次数却越来越多,好几次还对着微信聊天框傻笑个不停,问起来又什么都不说。有一次快凌晨十二点了,我路过他房间门口,听见了他和别人说话的声音,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也许是在长沙比赛期间,遇见了喜欢的女孩子谈恋爱了吧。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和他聊起,“南钧,是谈恋爱了吗?”

“啊?妈妈,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看你最近一直在打电话,连性格都开朗一些了。”

他支支吾吾地承认:“嗯,是在谈恋爱。”

“没事啦,妈妈又不是什么老顽固,有喜欢的人挺好的,对方一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啊?可爱是很可爱啦……”

“是长沙人吗?”

“不是,他……他黑龙江的。”

“挺远的嘛,能在长沙认识那也挺有缘的,有没有照片?妈妈想看一下。”

“照片有是有……下次再看吧,现在他肯定不好意思的啦。”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迟早都要见面的嘛。”

“哎呀,下次吧下次吧。”明明就只是看个照片而已,却一直扭扭捏捏的,见他不愿意,我也就不强求了。“那好吧,下回带回家介绍给妈妈认识一下吧。”

“嗯,好。”

之后南钧开始准备去美国的相关事宜,其他时间还是每天都在打电话聊微信,有次坐在他旁边瞥到他的微信聊天框,对方的备注是:恪。

恪?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他的那个好朋友尹毓恪,还是说他女朋友名字里也碰巧有“恪”字?应该是尹毓恪吧,我也全当是他们朋友之间关系好,话题多共鸣多,有聊不完的天。



04.

之前南钧在美国参加某选秀脱颖而出,这次要去趟好莱坞,作为中国代表加入某青少年组合,好莱坞之行就是为出道做准备。

看他在房间准备行李,我也想去搭把手,“有什么是妈妈能帮忙的吗?”

“没事,我就去大概一个多礼拜的样子,行李不多。”话未说完就接到了快递的电话,“妈,我快递来了,出去一趟。”

南钧出去得匆忙,手机也没有带,解锁的状态就放在桌上。我们平时对他都是绝对的信任,根本就没有翻过他的手机,但是这次我鬼使神差地没忍住,想看看他的那个小女朋友,究竟什么样。

翻开他的手机相册,可是根本就没有一张女孩子的照片,更不要提和女孩子的合照了。多的是尹毓恪的照片,这相册越翻,我的心越忐忑。相册里面还有好多亲密的合照,甚至有一张是南钧和别人接吻的照片,而这些照片里面的另一个人全都是尹毓恪。

我的心跳得极快,内心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所以,南钧说他“女朋友”是黑龙江的,让他给我看看照片他也百般拒绝,聊天框的备注是“恪”,一起打电话到凌晨……这一切的背后,那个和他谈恋爱的不是别人,而是尹毓恪!

我退出相册,把他的手机放回去原处,努力克制住想要质问他的冲动。南钧拿着快递回来也许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妈妈,你怎么了?”

“没,你忙吧,我还有事。”

对于同性恋我并不歧视,我尊重所有人对于爱人的选择,但是当这一切出现在自己儿子身上时,让我瞬间接受,这又怎么可能是件容易的事呢。

送南钧去了美国后,我一个人思考了很久,这件事对我的刺激还是太大了。我忍不住和他爸爸说起,还把照片给他看了。

丈夫一开始也非常惊讶,但是并没有我那么难以接受:“没事,孩子有他自己的选择,尊重他吧。”

“我知道,可是我……唉!”

“也许,尹毓恪那小孩也有他的迷人之处吧,不然我们南钧也不会那么喜欢他。”

我开始尝试着去网上多了解一下尹毓恪,不仅仅是听他的歌,还去多看看他的直播他的采访。

了解越多,渐渐的,我也感受到了一些尹毓恪有趣之处,看南钧淘汰之前尹毓恪的每次直播和采访,他们俩的互动,隔着屏幕我都可以感受到他们关系有多好。网络上还有很多他们的CP粉,我也会去看一看她们都在说什么。

南钧在美国每天都有大量的训练任务,隔几天我们也会聊一聊,我总是忍不住问起他的恋人:“你和他还在一起吗?”

“我们经常联系,关系挺好的。”

“嗯……”



05.

南钧从美国回来了,尹毓恪参加的选秀比赛也结束了,得了季军。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南钧一直在给尹毓恪抱不平:“他明明就应该是冠军的!”

或许我还没有完全接受,他每次提起尹毓恪,我的内心都是五味杂陈。

南钧一吃完饭放下筷子就要出去,不用问都知道又是去找尹毓恪,我语气变得很差:“怎么一回来就只知道出去!”

“啊?”南钧明显也被吓到了,“妈妈,我……”

话一出口,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对他:“唉,算了吧,没事,你出去吧,妈妈今天只是心情不太好罢了。”

晚饭南钧也没有回来,打电话来说是和尹毓恪在外面吃,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我叫住了他:“南钧,尹毓恪来北京了吗?”

“嗯,来了。”

“那明天你带他来家里做客吧。”我想要见见真实的尹毓恪,迫切地想要感受一下,这个男孩子的魅力所在。

“好!我现在就去告诉他!”看得出来因为我邀请尹毓恪来家里做客,南钧他有多开心。




06.

第二天我提前两个小时就开始准备午餐,尹毓恪来的时候我还有两个菜没炒。

“妈!爸!尹毓恪来了。”

“叔叔好,阿姨好!”尹毓恪有些拘束和紧张,却也主动走到厨房来要给我帮忙。

“没事,马上就好了,你去客厅坐着吧。”

吃饭的时候尹毓恪也不主动挑起话题,都是我们问他一些问题,他再认认真真地回答我们,声音细细的,比屏幕上看起来还要可爱,乖得不得了。南钧一直给他夹菜,他很害羞,小声地对南钧说:“别夹了,你自己吃吧。”

“我妈妈做的菜特好吃,你多吃点。”

吃完饭南钧带他去看自己宝贝的收藏品,从小到大的照片,还说起小时候的趣事……两人之间笑声不断。

轻易可见,在他面前的南钧是开心的,南钧眼神里语气里的温柔是前所未有的——是爱情,那种开心和幸福,是只有和尹毓恪在一起产生的爱情,才能带给他的。

看着他们嬉笑的背影,我想,我已经可以接受了。仅凭他们彼此眼中那份纯粹的爱情,我都应该全力去支持他们。



07.

十月份的时候是小恪的生日,南钧说要去一趟哈尔滨,给他一份惊喜。我送他到机场,下车前从后座拿出一个礼物盒,“这是我和你爸爸一起送给小恪的礼物,帮我们给他吧。”

“啊!谢谢妈妈,尹毓恪知道肯定会开心到疯掉的。”

“谁让你喜欢他呢,而且我和你爸爸也都很喜欢他。”

“妈,你……”

“南钧,虽然你一直没说,但是我和你爸爸还是知道了你和小恪的关系。”

“妈妈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喜欢就认真地在一起吧,我们都能接受。看得出来,你们相爱,小恪也是个很好的孩子,记得要好好对人家啊。”

“妈!谢谢你!”



08.

王南钧生日那天,尹毓恪买了最早一班的机票,从上海赶回北京打算给他庆生。下飞机等行李无聊时,拿着手机翻微博粉丝的评论,却在一大堆粉丝的评论中看见了王南钧妈妈给自己的评论:“爱你宝贝。”

尹毓恪直接叫出了声,吓到了一旁的小助理和其他等行李的旅客,立马兴奋地打电话给南钧:“啊啊啊!南钧,你妈妈、你妈妈……评论我了,她她她还叫我宝贝!!”

“不止呢,我妈妈还和我说,她早就把你当做她另一个儿子了。”

“呜……”尹毓恪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傻瓜,别哭了。”就算是隔着手机,尹毓恪细微的呜咽声还是被王南钧捕捉住了。

“我才没有哭,我是太……太开心了啦。”

“快回来吧,我妈说她好久都没有见到你想你了。”

“嗯,我马上就到。”



09.

只要是真爱,不管是哪一种形式的,全都值得被祝福。

FIN.
迟到的:阿钧,18岁,おめでとう!

看到微博上有张图,是阿恪在自己一张饭拍机场照上签了句“谁拍的太丑了”,天哪,这和文章里尹毓恪在王南钧的手机背面签了句:“谁要对你负责”,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天哪,尹糖豆是那么那么的可爱!

把我掰弯了就得对我负责07-08

网瘾CP(王南钧×尹毓恪)/甜/架空

设定:前线钧×歌手恪

最近放假了,在家当一只盐分十足的咸鱼,这几天WPS都没有打开过……
我有罪,我忏悔(*꒦ິ⌓꒦ີ)
(哭着跑走ಥ≜ಥ)

.

07

新的一天开始于下午。

王南钧匆忙爬起床洗涑打扮,看着镜子里顶着黑眼圈和一头金发帅气依旧的自己,心里想着现在的尹毓恪会不会也因为熬夜有了黑眼圈,要是化妆师问起来了他要怎么说呢。

昨天两人加了微信之后,晚上聊天,原本十点就互道晚安让对方早点睡觉——一个明天要比赛一个明天要狗现场,但偏偏聊到了凌晨三点多聊天框才安静下来,还都有些意犹未尽。音乐、电影、美食,以及一些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笑话……通通是他们熬夜聊天的话题。中途王南钧几欲想要跑到楼下去敲门找尹毓恪,但是一想到第二天还有比赛就不忍心打扰他休息了。

如果之前王南钧对尹毓恪的爱是八十分的话,那么经过了仅仅一晚的熬夜热聊之后,他对尹毓恪的爱已经翻倍了。

就仅音乐方面,他推荐一首歌给尹毓恪,尹毓恪再推荐一首歌给他,两个人这样可以推上两小时,而且每首歌对方都很喜欢。

王南钧由衷感谢发明网络发明手机发明微信的人们,快速增进了他和尹毓恪之间的感情。他从未遇见与自己如此合得来的可人儿,简直就是soulmate一般的存在,是上天派来与自己分享耳机、丰富自己生命的尹小天使。

结束聊天后,王南钧一阵子冷却不下来自己火热的心,把和尹毓恪的聊天记录一张一张截屏下来,在手机里特地建了个新相册存起它们,来来回回品味了几番。睡着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

醒来已是下午,上回和小A约好狗现场,现在已经在私信上催促了。王南钧在酒店收拾好后就直奔比赛场馆,等在门口的小A一见到王南钧就迷妹状疯狂夸:“天哪!K大,金发也太帅气了吧。你上台都可以直接去比赛了!”

闷骚如王南钧,内心的得意绝不能透露半分,“没尹毓恪帅。”就势坐在场馆门口的台阶上默默拿出外带的M记吃了起来,还忍不住拿出手机骚扰一下尹毓恪。

这厢尹毓恪正在后台吃饭,心里默默练习着晚上的曲目,微信上就收到了王南钧的消息。

KrystianWang:[蹲在地上吃M记.jpg]

KrystianWang:可爱,你在干嘛?

尹毓恪都可以想象他现在的委屈状,也随手拍了一张自己正在吃的东西发了过去。

KrystianWang:可爱,等下上场记得多看看我的镜头!

一番可爱恪:看我心情[微笑]

KrystianWang:别吃撑了,小心待会儿唱歌打嗝。

一番可爱恪:滚[再见]我是你偶像,偶像是从来都不打嗝的[微笑]

王南钧顺手截个屏,咽下最后一口汉堡,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

.
比赛直播开始前,尹毓恪在后台又练习了两遍曲目,确定好造型没有出错,才渐渐安心下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只是比最初登上舞台时要从容多了。

尹毓恪其实并不那么在乎名次,对他来说更加值得在乎的是专业性音乐性的东西,与站上舞台尽情唱歌相比,分数和名次都是太过虚无的东西。因此在五强选手中心态也是难得的好。

等粉丝全部进场后,五强也都就位——被升降台升上了舞台,尹毓恪一站上舞台就不由得望向台下,五强的粉丝各占不少,全都举着各家的灯牌手幅,还有不少举着单反的粉丝,因为是直播场的比赛,场内拍照是被允许的。

不用多久,尹毓恪就找到了台下的王南钧——显眼的金发太容易在一片黑发中脱颖而出了。旁边的粉丝全都在疯狂地喊自己的名字,就他一个人只举着单反,灯牌手幅都没举,还在和旁边的女孩子讲话,因为现场很吵的缘故,两人说话靠得很近。

尹毓恪心里突如其来地一阵不爽,居然拍得这么不认真还想我看你镜头!?

“K大,高清图就靠你的了!”

“OK!我刚刚和他聊天,说让他多看看我的镜头的。”

“聊天?进展这么快?就要到微信了?”

“嘚!”王南钧一脸骄傲,巴不得告诉全场的安瑞克,虽然我们大家都是安瑞克,但是我昨天和尹毓恪聊天到凌晨了。

小A欲哭无泪,算是又一次看透了这个看脸的世界,有一副好皮囊勾搭偶像都变得容易不少。

然而,舞台上的尹毓恪自发现哪怕自己站在舞台上,王南钧仍然在台下和其他女孩子相谈甚欢后,就打算全程不看他镜头了。要好好地气一气他。

今天的比赛是五进三,尹毓恪第二个出场,只唱了一首歌就晋级了,接下来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舞台旁听歌发呆,台下的安瑞克们纷纷表示没听够要让他待定。

“他怎么了?怎么都不看我一眼?”

“会不会是恪恪没有找到你啊?”

“他瞎啊?”王南钧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心中郁结。

直到比赛接近尾声,尹毓恪才“大方”地瞪了王南钧一眼,可把王南钧给委屈坏了,几度怀疑昨天晚上,在微信上和自己聊天的不是他本人。

王南钧想马上去找尹毓恪问问他怎么了,但是一想到他还有赛后采访要应付,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酒店了。 自我纠结一会儿,还是打算腆着个脸混进后台。

所以当尹毓恪正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看见金发的王南钧出现在各路记者之中,惊讶得说话都结巴,王南钧还一脸兴奋地向他挥手打招呼。

采访结束后尹毓恪赶紧王南钧领到一旁,“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我是来采访的记者,出来忘记带工作证了。”

“他们信了?”

“Of course!”

“……”尹毓恪内心不禁开始怀疑真的会有人信他这种鬼话吗?

“我来陪你一起回酒店。”

“你先出去吧,我还要换衣服,等下工作人员发现你小心去微博上挂你。”

“工作人员凭什么挂我,我进来又不是看他们的。”

“快出去吧!”尹毓恪推着他的肩膀往外走。

“那我在外面等你啊。”

“随便你!”

王南钧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好便当和热巧克力后,坐在场馆门口的台阶上,把单反里的图片导出来,在手机上随意地修了一下,就发了微博。百无聊赖,又玩了好几盘跳一跳,尹毓恪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你怎么没回去啊。”

“我等你一起啊。”王南钧把手上的塑料袋递给他,“给你买了宵夜。”

“哦。走吧。”

“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谁说我心情不好,我开心着呢。”

“那你怎么在台上都不看我。”

“你谁啊?干嘛看你?”

“明明之前还说得好好的,给我拍几张正脸。”王南钧像一只委屈的小哈巴狗,眼神哀怨地看着尹毓恪。

“你不是和别的女孩子聊得欢嘛。我看你干什么?”

“啊?我……我没啊。”只言片语中,王南钧这才悟到这人怕是吃醋了。“你……吃醋啊?”

“怎么可能!”这语气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自己的爱豆竟然因为自己吃醋,王南钧瞬间整个人都乐开了花:“人家是你歌迷耶。而且今天现场还来了好多男歌迷,全在喊你的名字,我才要吃醋的好吧。”王南钧用肩膀轻轻撞一下尹毓恪,撒娇一样:“别生气了嘛,昂~明天带你出去玩,我请你吃肉。”

吃货恪无法抵抗“好吃的肉”的诱惑,别别扭扭地答应了王南钧:“那……那可以哦。”

.

08

王南钧兴奋了整整一个晚上,他早就想约尹毓恪出去玩了,现在心里的如意小算盘终于要实现了,他把这次出去玩当做他和尹毓恪的约会,早上九点就准备好了,下楼去尹毓恪房间敲门。

敲了好一阵子尹毓恪才来开门,刚刚睡醒的尹毓恪真的无敌可爱——穿了套蓝色的睡衣,领子处还有一个哆啦A梦的小铃铛,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见是王南钧就开始埋怨:“你有病啊~这么早。”本来音色就特殊,加上没有睡醒又似乎是在对王南钧撒娇,声音软糯糯的,王南钧听了就想抱住他揉一揉。

秉持着“想做就去做”的观念,王南钧一把尹毓恪抱住,用力地把他的头发揉地更乱,像一个鸡窝:“小公鸡,我找你来玩。”

“我想睡觉。”尹毓恪挣脱他,转身就爬上了床,“还没睡饱。”

王南钧抓起他的脚开始饶他脚底的痒痒,“来,给你提提神。”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神……神……神经病啊!”尹毓恪又气又笑,眼泪都给笑出来了,王南钧一松开手,尹毓恪就是对他傲娇一踢,“你完蛋了!这就是你对待偶像的态度吗?”

尹毓恪没多大力,一脚踢过来也不疼,王南钧抓住他的脚:“别睡了,起来吧。我两点才睡,七点就起来了,我都不困。”

尹毓恪被他这么一闹睡意已经消了大半,但他整个人还是弯着虾仁状:“不要,这么早去哪啊,商铺都没开门呢。”

“去吃早饭嘛。”

“不想动,你去买吧。附近有M记,给你一个帮偶像买早饭的机会,开心吗?”

“好勒!”王南钧屁颠屁颠地就跑下楼去买早饭,M记里人不多,一会儿就买好了,回来尹毓恪也洗涑完毕了。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一边吃早饭,一边得意地说:“奖励你以后都可以为我买早饭!”这人明显地恃宠而骄,偏偏王南钧还小鸡啄米状乐呵呵地点头答应。

“我刚刚去了趟打印店,送你个东西。”递给他一张A4纸。

“什么啊?”打开看发现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把尹毓恪逗得笑到差点被小油条呛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吗?把我的身份证复印件送给你。”

真是糟糕透的浪漫,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悟来的小招数,尹毓恪有点害羞地避开他“喜欢吗?”的问题不答:“你叫王南钧啊?居然比我小,叫哥哥。”

“年下多刺激啊!”

“什么?”

“前几天特地为了你学来的耽美词汇,意思就是我们这样。”

“哪样?”

“攻比受年纪小。”

“滚吧你!”尹毓恪心中的害羞小精灵一个劲儿往外窜,害怕被王南钧发现自己害羞了,只能借着要换衣服的时机溜走了。

尹毓恪的身上总是存在许多反差萌,比如镜头前舞台上仙气满满的一个人,私下却毛毛躁躁不爱洗头;明明看起来可爱乖巧,房间里面却乱得像刚刚进来了一只二哈一样……这些巨大的反差萌出现在尹毓恪的身上,全都让王南钧无力抵抗。

尹毓恪在沙发上一堆不知道是没洗还是洗了没折的衣服里面找了好一会儿,对王南钧说:“转过去别看。”

“你换嘛,都是男孩子害什么羞。”这话没毛病,尹毓恪背对着王南钧开始脱睡衣,178cm的人骨架却小小的,分明的蝴蝶骨让人想要咬一口,手腕细得不用一只手掌就可以抓住,就像个还没发育的初中生一样。尹毓恪穿好短袖要脱睡裤换上背带裤,但是身后王南钧的目光一直在都没有离开过他,尹毓恪微微转身看到他的眼神,内心害怕下一秒王南钧是要上了自己还是杀了自己?

紧张的尹毓恪还装出一副自在的样子,实则他的全身都在害羞,散发着高热,用最快的速度,脱下睡裤换上背带裤,穿好后才舒了一口气。

目睹尹毓恪换衣服全程后,王南钧觉得此刻的自己不太好,这样的尹毓恪让他恨不得把内心的邪恶的想法变成现实,想摸摸他,亲亲他,做情侣会做的事情。但是他怕尹毓恪会被他吓到,只能暂时委屈自己一下了。

准备好出门已经快十一点了,两人打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火锅店,因为是周末,又临近饭点,人还不少,找了一个比较偏的位置坐下。王南钧把菜单递给尹毓恪:“想吃什么大胆地点。”

“你请我吃吗?”

“当然!想吃多少都可以!”

尹毓恪也没跟他客气,真的点了一大堆。又让王南钧去拿酱料:“多弄点辣椒来。”王南钧无奈,感叹自己选的爱豆,跪着也要宠下去啊。

火锅上了桌,尹毓恪喜欢吃肉,王南钧先帮他把肉涮好,放他碗里,“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弄好。”

“你自己也吃吧,别管我了。”

王南钧吃了两口,见旁边的一盘虾,又忍不住开始剥起了虾皮,把虾仁全都放在一个小碗里,剥了好一小碗涮好后才放在尹毓恪面前:“吃吧!”

此刻尹毓恪的内心,被好吃的虾仁和体贴的王南钧感动地几欲哭出来:“你真好!~”

吃东西的尹毓恪两颊鼓鼓的,就像一只小仓鼠,把王南钧可爱得要晕过去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吃火锅用了两小时,尹毓恪明明瘦瘦小小一只,食量却惊人得很。走出火锅店王南钧还不想这么快结束难得的约会,提议要带尹毓恪去买衣服:“走,让我包养你。”

王南钧抑制不住能够当面为喜欢的人花钱的愉悦,突然燃起一股土豪之魂,看见什么东西都要问尹毓恪:“喜欢吗?买给你。”

“哎呀!不喜欢不喜欢,烦死了死土豪。”尹毓恪受不了他突然变得乡霸一样,闹着脾气把他推开。

“好啦好啦,不说了,别推开我嘛。”王南钧笑嘻嘻地抓住他的手腕。两个人就在购物中心旁若无人地打闹,也不管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逛完男装区,成果颇多,王南钧用他的小金卡疯狂为尹毓恪买单,并且声称:“为喜欢的人花钱是非常幸福的。”

正打算离开购物中心的时候,路过无意中看到的娃娃机,突然勾起了尹毓恪的少女心,驻足想要试一把。然而他们两个人操作娃娃机都不上手,夹好半天也夹不到一个,又不服气,花了将近100个币才好不容易才夹出一只布朗熊和可妮兔。

王南钧把可妮兔给尹毓恪:“小兔子给你。”

“不要,我要布朗熊。”

“可妮多可爱,像你啊。”

“布朗熊攻一些。”

王南钧想,也许自己可以把这理解为,尹毓恪已经开始接受自己喜欢自己了吧。笑得傻兮兮,拿着可妮兔往尹毓恪手上的布朗熊脸上一贴:“亲你一个。”

王南钧发现尹毓恪很容易害羞,但是即便害羞了也不忘维持他的傲娇,就好比现在,明明被可妮兔“亲”了一下害羞了,还是硬要拿布朗熊的脚去打一下王南钧手上可妮的脸:“踩死你!”

两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已经完全不像是偶像与粉丝,更像两个感情暧昧的男孩子,就像情侣一样,但是两人都乐在其中。

王南钧是喜欢尹毓恪的,他特地从北京跑到长沙来,不就是因为内心对尹毓恪的喜爱太过浓烈,他巴不得两人的距离可以再近一些,马上成为情侣。

而尹毓恪,对眼前这个男粉的感情,已经变得与起初越来越不一样。已经不再是那个“私信上用爱骚扰自己的陌生歌迷”,或者是王南钧已经和其他所有歌迷都变得不同了。

王南钧对他的喜欢,对他的好,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和他聊天带来的快乐,也是独一份,与别人聊天时所感受不到的。王南钧甚至可以轻易地让他害羞吃醋,勾起他内心所有的情愫。更不用说,他那张好看的让人无法讨厌的皮囊,尹毓恪不得不承认,这人长得真的太好看了。

尹毓恪心想:完了,我可能真的要喜欢上他了!

.
吃完晚饭后王南钧还想带尹毓恪再去逛逛看看电影。

“明天还要去选歌彩排,我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啊~那好吧。”

两人打车回酒店,车上王南钧把下巴靠在尹毓恪的肩膀上,厚着脸皮问尹毓恪:“可爱,你是不是已经快要喜欢上我了?”

回以王南钧的是尹毓恪害羞的微笑和暧昧的沉默,但是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开心。

出租车的电台里正在放着歌,那句歌词描绘着此刻王南钧的内心:

总有一天换你为我疯狂。

TBC.

另外,最近在红豆上发现一个有趣的对话小说的功能,超级有趣,说不定下回可以弄个番外出来。